[亮爱]忏悔的果实(R18)

※标题来自■□眼镜。
※因为【剧透】这里的亮可能有点过于黑化有点怪……然后同样因为【剧透】显得爱德也有点ooc(叹气)。
※这么说来我写它也没啥意思……只是自己玩的梗总觉得该把坑填上。因为分开写可能不是很连贯。请多包涵,看过就忘吧。
※打开正文链接前请自觉确认符合年龄限制和口味。
※手○,道具play,SM。大概就是这些。



楼道里有限的灯光穿过半开的房门照进屋内,也只能勉强让人看清玄关的前半。
亮还没有回来?爱德摸索着按下门侧的开关,“啪”得亮起来的小巧精致的门灯将视野范围延伸到前方漆黑的过道口。
现在……应该还不到他会睡觉的时候。
一股奇异的味道,鸟儿般灵巧地向少年袭来,像是往甜点上最后淋上果酱一样将他浇了个透。铁锈……还是说,血腥味?总之令人作呕。
爱德皱着眉挥了挥手,仿佛这样就能驱散掉这危险的气息,重新看向前方时,却不再是熟悉的玄关。
……这是,哪里?
无意中忽略了自己为何身在此处这更为重大而至关紧要的问题。他踏出一步,好像本能知道自己就应该如此行动。
就只一步,周围的环境像是舞台幕布切换一样迅速地改变了。
明亮到刺眼的聚光灯刷刷照射下来,鼎沸的人声毫不留情地穿透耳膜。
“……胜者是——地狱凯撒,亮!!”
地下决斗场!?
缓缓睁开刚才被迫眯起的双眼,爱德清晰地看见铁丝网牢笼中有着骇人威严的银色巨龙前站着自己熟悉的黑色身影。
啊,这是亮……
“是我所诞生的那一刻。”
场内的亮忽然转过头直视着他,同时说出了他刚刚想到的那句话,脸上依然是面对对手时那种狰狞森冷的笑容,爱德没来由地觉得有几分害怕起来。
他后退了一步,背上传来同样冷冰冰的感觉。
什么……?
回过头却发现自己已经和亮一样身在决斗场中,后方除了铁丝网的栅栏没有多余的空地,而方才填满了所有昏暗角落的观众和工作人员,都仿佛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你不喜欢吗?”
“嗯?……等等!你干什么!?”
一次又一次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爱德的大脑来不及反应近乎死机,回过神自己的双手已经被近到身前的亮用金属扣拘束在了身后的栅栏上。
这些东西都是怎么冒出来的?
“你是喜欢的吧?”
“哈?你想说什么?”
亮没有答话,将看起来和他自己身上的伤害增幅装置一样的东西同样扣在了爱德的脖颈上。爱德试图过挣扎,但因为失去双手的行动力加上对方压倒性的手劲没能成功。
“毕竟这样的我,是你一手造成的啊。”
他看到亮做了个按下什么开关的手势,噼啪作响的电流立刻窜过全身。
“呃——呃啊——!!”
幸好这也只是短短几秒的事。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借此稍微平息了身体上的痛感。
“你……是谁?”
“我?我是亮啊。”
明明确实是日日相对自己熟识的脸,现在看起来却越来越陌生。
“不对!……亮不会……不是这样……”
“不是会这样拘泥于过去,想要向你复仇的人……吗?”
再一次听到对方一字不差地说出自己的心声,爱德几乎无法掩饰内心的慌乱。而最后补上的疑问的尾音,更是如同要剖开他的胸膛将心脏整个掏出来暴露在灯光之下一般。
“真的是这样吗?”
亮——现在他已经无暇怀疑这个人的身份,向他伸出手,捏住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直视着那双绿如深潭的眼睛,爱德觉得自己就要这么溺死在里面。
“你有信心看着我再说一遍?”
嘴唇徒劳地张开又闭上,没能发出一点声音。
手上的力道松了松,仅剩指尖缓缓从他的脸颊划下,沿着脖子,路过肩膀,最后停在胸前。
“心跳得很快呢。你在害怕什么?”
整个人被亮高出他一头的身躯迫在阴影之下,爱德甚至闭上了眼睛。
是啊……我在……害怕什么?
“你在害怕承认……害怕承认,就算认定亮并不会计较输给你和他落入地狱的关系,【而你自己却无法原谅自己】。”
亮俯下身,凑到他耳边,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因为我是你心中诞生的不会原谅你的那个凯撒亮啊。”
“……对,不起。”
十分勉强地从喉中挤出这几个字,他感到直指心口的指尖又开始向下移去。
“我想听的,可不止是这个。”


阖上眼失去了视野反而令爱德在其他感官上更加敏感起来。对方的手指被空气浸染得微微发冷,像只狡猾的蜘蛛从裤子和衬衣的缝隙间钻入,冻得他为之一颤。亮却好像会错了意。
“又不是没碰过你,用不着害羞吧?”
“是·冷·的!”
少年争强好胜的脾气很容易就被激起来,猛地睁开眼向他瞪过去。
“那好办,要不了多久我们都会热起来的。”
那只手灵活地滑下到会阴附近,从下方包裹住囊袋再往上将整个柱身都覆盖住。隔着内裤单薄的布料造成了双重的摩擦感,爱德觉得自己已经半勃起了。
“看来你不讨厌还很享受呢?”
亮抬起食指,在翘起的顶端位置轻轻来回摩挲。
“怎么会……讨厌啊……”
那张一直傲气十足的脸上泛起浅浅的红色实在可爱,他再度向前一步,双方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
“这边呢?”
另一只手伸进少年后背和铁丝网间的空隙,两只手指沿着脊骨滑进臀缝,最后停在后穴边缘,一遍遍画着圈。
“这边是第一次吧?”
“当然……啊!”
开口的瞬间就知道自己落入了陷阱,爱德稍微一松懈就被对方毫不犹豫地进入了,就算只是手指,但隔着衣物还没有润滑着实疼得不行。
好在亮放在前面的手也同时动作起来,颇具技巧的抚摸带来的快感渐渐盖过了痛觉。
“唔……哈啊……”
细碎的呻吟从紧闭的嘴唇间溢出,身体里却突然传来了犹如方才电击般的感觉,一瞬间击溃了他的防线。
“啊——!!嗯……唔、唔……”
这是什么?
“可别忘了,‘不会原谅你的我’怎么可能简单让你舒服呢?”
亮在他的锁骨边落下一个轻吻,把他的注意力引到脖颈戴着的东西上。
“这个装置会把你体会到的愉悦,转换成同等的电击感。是直接作用在神经上,所以不用担心过高电击会对身体产生伤害。”
嘁,只是因为产生真实电击的话你也会跟着遭殃吧。爱德再次满怀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想骂我就直接说出来吧。”亮从他唇上轻轻略过,“虽然我听得到你的心声,但还是你亲口说更有意思。”
“……”不小心忘记对方会读心让爱德一时气结,“你个抖M!”
对方很有帝王气度地露出毫不气恼的笑容:“从对痛苦的味道情有独钟来说,你评价得不错。不过,你自己恐怕跟我差不了多少?”
一前一后的双手都开始搜索他的敏感之处,一旦发现就展开激烈的进攻。令人痴迷的酥麻和令人疯狂的疼痛交替袭来,爱德发现自己根本阻止不了吐出的呻吟一浪高过一浪,直到亮将沾满白色浊液的手整个蹭到他脸上,发出的声音才终于变成低低的呜咽。
“看吧,就算这样,你也会高潮的。”
“这只是……生理……反应……”
左边的视野大半被半透明的白色遮去,随着他开口那些粘稠的液体也毫不客气地向口中流去,加上扑鼻而来的浓郁的石楠花味,哪一个都不让他觉得好受。


亮挤出一声轻哼,懒得和他逞口舌之快,半蹲下来把少年下身的衣物一并扯下。射精后的疲惫爬满全身,爱德没有多余的力气做什么反抗,任由他抵住膝盖把自己完全裸露出的大腿压倒胸口,随着肌肉的牵扯将充血发红的后穴呈现在他眼前。
“我就拭目以待,你还有什么好玩的反应吧。”
被情欲烧热的手指再次探入那个窄小的入口,有了方才的经历和黏附其上的体液润滑,很轻松地就整根没入。
上方传来咬着嘴唇压低了的嘶声。
内壁柔软而炽热,被反复搅动的手指一下又一下撑开,连带外部的皱褶也渐渐舒展。亮适时地将圆滑的物体顶了进去。
“唔!呃……哈啊…………什么?”
冰凉的触感在体内太过明显,爱德不禁一抖,双脚一只悬空一只脱力让他难以支撑自己的身体,不得不用双手死死抠住身后的铁丝网,改变了角度使得金属的拘束扣卡住了手腕的骨骼,每一秒都传来隐隐的钝痛。
“你猜猜看?”
随着话音又是一个相似的圆球钻入体内。
“啊!嗯……嗯!”
来自异物的压迫使他皱起了眉头,但随着额上的汗珠滑落,他似乎感觉到有细微的电击感再次从装置中刺来。
……怎么……可能。
勾住铁丝网的手指上的力度又加大了几分,不是因为痛苦而是为快感而颤抖。看着他用力到发白的指尖,亮再一次将手中的道具向更深处按去。
“唔啊!哈……哈啊…………不……不要……”
“这么点就满足了?你是叫我不要停下吧?”
银色的发丝拼命摇晃着,代替无力的身体表达出爱德的挣扎,对方却不为所动地强行撑开后穴,接连把第四第五颗送入其中。
“呜……呜、啊!”
背脊拉出弓一般优美的弧线,心脏急促的跳动声连自己的呻吟都盖了过去,仿佛随时会撕裂这具躯体跳跃出去。来自下身的欢愉和来自上身的痛感,让他的脑中一片混乱。
“……够……了……拜托……”
如同鸟鸣般清越的嗓音开始沙哑,亮停下动作,抬起头打量他在浊液掩盖下依然潮红的脸颊,不知何时溢出的眼泪在污物中划出两道清晰的痕迹。
于是他直起身,把停留在爱德眼角的泪滴和精液一同吻落,然后侧过头,向少年的耳边低语:“求我原谅你。”
那双在沉醉于情欲中已然有些失神的蓝眼眨了眨,忽然明亮起来。
“不……我……”
我接受惩罚不为请你原谅。
“呵,交涉失败。”
亮将手中最后一颗也向穴口挤去,并配合着手指把它推向更里面。
“嗯!嗯、呜……咳咳!”
口腔中的唾液呛入气管,让本就感到呼吸困难的爱德越发觉得几乎窒息。
塞满自己身体的,无疑是珍珠链了,他甚至能清楚地在脑中印出它们的形状。最上方的正好被挤到前列腺边缘,难耐的快感如同施了魔法的丝线,即便是精疲力竭的四肢百骸也被扯动得痉挛起来。
而随着每一次痉挛,体内的珍珠也扭动起来,无止境地将他推向欲望的极限——
“啊啊……啊、啊啊啊——!”
一直观察着他的神情的亮,掐准了时机一下子把珠链全部抽了出来。
无可言说的愉悦之后紧随着难以言喻的痛苦,像汹涌浪潮一样淹没了他。


在近乎昏迷中爱德感觉到,数次轻巧的啄吻雨滴似的洒在他有些干裂的嘴唇上,给了他平复呼吸的空暇。
“正戏,还没开始哦?”
双重疲惫下变得酸痛的身体几乎做不出任何反应,爱德只勉强把眼帘撑开一条缝,看到近在咫尺的亮露出戏谑的笑容。
“向我请求原谅吧。”
“我想要……的……可不是……这个。”
我不渴望原谅。
不渴望你的温柔。
不渴望轻描淡写地说“都是过去的事了”。
我渴望你深深地恨我,
然后深深地爱我。
渴望那天的记忆刻骨铭心。
那是我们的结束,也是开始。
“……那就如你所愿。”
沉默着和他对视了很久,亮终于再度开口,伸手取下了他脖颈上的装置,
“我们尽情尽兴地做一次吧。”
黑色的风衣被丢到地上,随后是紧身上衣,爱德的视线顺着人鱼线向下方移去,看到亮解开皮带一气褪下长裤和内裤后露出的硕大,艰难地吞了吞口水,甚至心虚地侧过了头。
“你又在害怕什么?”
亮顺势咬住他的耳垂,舌尖反复舔弄着,引得他再次发出低低的呜咽。双手则毫不费力地扯开他衬衣的扣子,把衣服拉下肩膀,拢到他身后去。
“谁,唔……害怕了?”
“那你就是在勾引我。”
仿佛不想给他置辩的权利,说完话的那一刻亮的嘴唇就压了上来,舌头也一刻不停地向他的口腔长驱直入。已经被折腾得不想再有任何动作的爱德,也就任由他与自己的舌头不断纠缠、摩擦,咂出轻轻的水声。
但对方显然没有如他这般全心全意集中在这个漫长吻上。
亮再次抬起他的大腿,对准了高潮后仍在本能地收收缩缩的潮湿穴口。
“唔……咕唔!”
过分敏感的身体刚刚接纳了那份灼热就开始不住地颤抖。和下方一样被堵住的嘴唇叫不出声音只能从鼻子发出几声轻哼。
“我还没有完全进去呢。”
看着分开后已经变得水雾朦胧那双眼睛,亮坏心眼的宣布。爱德还没缓过神来,后方的坚挺再一次向他的体内攻城略地。
“呃啊——!啊……你,故……唔!故意……的吧?”
全身的体重一下子都靠在双方相连的那一处,注意力想转都转不开,好像连大脑都被插入体内的阴茎塞得满满的。
“哈啊……嗯……”
亮安慰似的扶住他的腰低下头去轻吻他的胸口,一度绷紧的身体在情潮下一点点舒展,包裹着下身的紧窒肉壁也规律地吸啜起来。
“嗯……啊……”
不再带来刺痛的快感攀升得更为迅速。爱德本能地挺起下腹,勾在那宽阔脊背后的双脚不住将他压向自己的身体,像是想要把他引向更深处。被拘束扣固定几乎磨破了皮的双手悬在空中,除了攥紧铁丝网别无依靠,细细的铁丝在指节间勒出一道道血痕,随着情事的律动发出吱呀的响声。
“亮……亮……唔、嗯……能不能……解开?”
“你不是要求我,不用太温柔。”
“我……嗯啊……不是……啊……亮……”
“如果你……嗯……哭着求我,我会考虑一下。”
按在他腰间的十指加重的力度,因为失血而苍白的肌肤透出些青紫,本来配合着他的节奏的亮一下子更为猛烈地抽动起来,听着他变得高亢的叫声满足地眯起眼。
“啊、啊!亮……不要……啊啊……不行……”
想要伸手推拒也做不到,想要并拢双腿也做不到,就连灯光也不留情面地照出他身体上斑斑点点色气的红痕,还让他看到自已的分身再次挺立,从顶端不断吐出透明的前液。
就算闭上眼,也只能更明显地感受到甬道内一次次摩擦引发的快感,和抽插中咕啾作响的粘稠水声。
“嗯!嗯啊!不行……要……唔……”
泪水终于抑制不住地涌出眼眶。
亮放慢动作,如约解下拘束扣把他彻底揽进怀里。少年像是报复似的立刻死死抠住他的肩膀,同时张开嘴咬了上去。
“你还有……这样的余裕……哪里不行了……”
他狠狠地向前一顶。
“呀!唔……不是……我……啊啊!!”
还没等他语无伦次地辩解完,喷射出的精液洒在两人的胸口甚至脸上,以最纯净的白色涂抹出最淫靡的感觉。亮的呼吸都为之一窒,不由自主地向爱德沾染了浊液的乳尖舔去。
“唔嗯……嗯……”
释放后分外敏感的身体在这小小的刺激下都不得不轻轻颤动,后穴仿佛榨取般一再收紧,让亮也忍耐不下将自己的白浊灌注进最深处。
“啊……!嗯!哈啊……”
爱德的眼前顿时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是过于耀眼的灯光……还是溅出的精液彻底覆盖了视野……
意识也只剩下一片空白,随着他阖上眼,与周围的景象一同消失。



“……爱德,爱德?”
被呼唤的少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向他伸出手的亮,条件反射地向后一缩,头磕到鞋柜上,发出听着怪疼的一声响。
“没事吧?怎么在玄关就睡着了?”
……玄关?爱德四下一望,门灯的微弱的光芒一直延伸到前方漆黑的过道口。
“没……事。”
他摆手拒绝了同居人的搀扶,自己站起身,方才的全部难道都是错觉这个念头让他忽然觉得脸上烧了起来。
我有那么饥渴吗?
看着他摇摇晃晃地拖着双腿往前挪,亮有些不放心地皱起眉头:“你真的没发生什么?”
发生了。幸好现在你听不到我在想什么。
“我……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
爱德含糊地点点头,他现在只想快一点走到浴室去。裤裆里感觉黏糊糊的,他可不想对方打开起居室的灯就看见布料上濡湿的深色痕迹。
——就算那样可能让他今晚睡上亮的床,他也不想发出这么羞耻的邀请。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按爪w

自我介绍

千羽inari

Author:千羽inar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新浪:千羽_Bananice(3887286551)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此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过激涉推、奇人p。fgo天草推。TOR公明唯推。

链接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