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无的谋杀

<请一行一行按顺序读,跳了就不好玩了>

我躺在仓库里。阳光从唯一的窗口洒进来,温暖而明亮。

窗口的铁栏杆的影子在地上拉得很长很长,黝黑的身影让人绝望。

我知道我走不了,只能看着。甚至,向阳光挪动一点都做不到。

还好还有空气,还有偶尔逗留的风,还有沾着大地气息的花香,还有渺远的不知名鸟儿的歌声。无数牵动着我最初记忆的事物,还有。

能活下去总是好的。

有铁锈磨擦的声音,接着是沉重的链子砸在门上,然后是插销拔开……没错!这个自从我被囚禁之后就再也没听到过的。开启仓库大门的声音。

耀眼的光芒从我背后射来,在我眼前铺开,大片大片的明亮,刺目的白……

脚步声和听不懂的议论。周围的气体似乎悄悄变了个模样。不安和担忧一丝一息地弥漫荡漾。

窗口被封堵。仓库归于一片死寂。没有光。

二氧化碳的含量渐渐浓烈,氧气在不知不觉中被迅速消耗。

呼吸紧促起来。

我不知道残存的空气还能让我活着多久。

黑色,阴郁的黑色。

是窗口没开启,景象还不分明?是我已看不清,迷茫的眩晕?还是死神的翅膀,是如此巨大而深沉?……

沉默之后是沉睡;迷惘之后是迷梦。

意识遥远如彼岸花,远在三途河的岸边,隐约难辨。

铲子锄地的声音。窸窸窣窣的,是如同人在细语的细砂与地面的拥抱,泥土的味道,有着我最初的记忆。

我回到地里。由泥土孕育的终究要化成泥土,从哪里来便在哪里终结。

潮湿的泥土掩埋着我,触觉还在,虽然,有些模糊。终于,又是沉闷的黑暗了。他们应该离开,或许不再回来。

我在泥土之下,似乎已了无生机。没有人知道所有的一切,直到我身边长满绿意。

永恒的闭眼降临前,我仿佛听懂了他们说的一些词,和我的印象有着一样的发音。是我的名字——










种子。

总有一天,会以绿色的形式钻出地面……

我不会死,也不会离开……




2009-05-17 倒数第三行反白可见。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按爪w

自我介绍

千羽inari

Author:千羽inar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新浪:千羽_Bananice(3887286551)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此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过激涉推、奇人p。fgo天草推。TOR公明唯推。

链接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