桜流し

BGM同标题,桜流し,听着歌突然很想看看这样的展开。
感想为了不剧透放在最后。
曾经考虑过同题材的条漫,感觉比起文字是更适合用图像表现的场景……然而图力不足最终没产出来。
截至日前最喜欢的卡艾短篇


-----------------------------------------------------------------------------------------------------
“今年……也很早呢。”

步行道的樱花树下,银色头发的青年抬起头,视线逆着花瓣落下的轨迹向空中看去。随风飘荡的一点一点的樱粉色和他发丝上反射出的薰衣草色十分相配,整个画面仿佛散发着淡淡的柔和的光。

昨天下了雨,沾了水汽的花瓣贴在深灰的地面,空气中氤氲着压抑而潮湿的气息,天色也是镜子一般倒映出一片雾蒙蒙的铅灰。

今天也会下雨的样子……可惜……

那个人喜欢晴朗的日子,光线明丽的时候,能把花瓣都照得透明,晶莹得仿佛精心雕琢的宝石。

“今年开得好早啊~说不定可以看很久~”

对方端着一盘三色团子,拿起一根往他手里塞,

“明年也要一起看呐!”

忘了这句话是在哪个“明年”落了空。

如今他还是习惯在樱花盛开的季节来到这个狭长的岛国,就算不能一起看,至少有一个人没有错过。

街道上的人不算多也不算少,不过很安静。

数年前的喧嚣早已尘埃落定,其实就算当时也未必有多少人知道这个城市阴暗无光的角落充斥着火药的香气——无论是枪|支还是炸|弹。在他们的记忆里或许会有几场过分的闹剧,幕落散场,各回各家。

不过有些人是回不去的,身体连同灵魂埋葬于此处的土地,名字刻在光洁的石碑上,年龄定格在当年的那一刻。

而他早已过了所谓“神谕”的二十岁,这几年里有时候他忍不住会去怀疑,自己早年的人生简直像是陪两个精神病人玩脑内妄想,而且还是那么一大帮人和他们一起疯。

人类还在繁衍生息,说不定这一刻就有婴孩在这座城市里诞生;而他们的生命也在延续,尽管偶尔还会想起那可能并不存在的终末之刻。

世界运转如旧。

就连那家章鱼烧的店也在原地,老板也还是原先那位,翻新的只有菜单。看到新商品时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原味,免得那家伙吃不惯。

也不是没有消失不见的,比如常年趴在店门口的那只黑底带橙色斑纹的猫咪。向店主问了问,店主淡淡地答道去年病死了。他就没有再细问,把给它买的那颗丸子留在店前的樱花树下。

“听说树下埋的尸体越多,樱花就能开得越好哦~是从惨白的骨殖上开出那样灿烂的花来啊……”

那个人在赏花的时候总喜欢给他“科普”些奇怪的道听途说的传闻,于是他也不留情面地在对方咬下章鱼丸子时回击:

“最早的章鱼烧里面是没有章鱼的呢,似乎只是因为烤好之后外形相似才这么命名。”

战果是对方三观被毁一般的颜艺。

想到这儿他微微勾起嘴角。

事务所里从经纪人到摄影师都没少抱怨他不擅表情。虽然现在有所改观,但是目前为止的影像资料里留下的笑着的照片也只有一张。

那时拍完后整个事务所都轰动了,而他拉着身为“罪魁祸首”的跑来看他的那个人落荒而逃。

“艾斯你笑起来真的美得不讲道理。”

——那是只为你存在的表情。

有位导演曾经因为那张照片找到他,希望由他出演剧中的男主。高傲冷峻的富家少爷遇上灰姑娘式的女主,最后敞开心扉和她走到一起happyending,这样面向年轻女孩的故事。

他拒绝得不留余地,因为那时他已经失去了那个能让他笑起来的人。

他把自己的笑容都交给了那个人。

所以此刻站在那个人的墓前他也无法笑着安慰彼方的人说“我过得很好”。

他只是半跪下来,把还剩两颗丸子的章鱼烧盒子搁在墓碑前。

“味道没变,再不吃就凉了。”

伸出手去,他的指尖掠过冰冷石块上组成一个个字母的凹槽,将落在上面的花瓣拈下,就像一同赏花时他会伸手拂去落在那个人暖暖的蜜色的头发上的花瓣一样。

“我来看你了,哥哥。”

积蓄了许久墨色的天空在这刹那间落下雨来。

围绕着墓园的樱花一下子被砸得零零落落。

砸得他心里发疼——

“……不……不用了……”

他听到自己的语气开始发抖,

“……已经……不用了啊……”

你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已经……不用为我哭泣了……

想说的话语都已无法成言,未及开口便已被抽泣的喘息淹没。

只想好好哭一次……

哪怕在雨中也能感觉到感受到眼泪与之不同带着残存的体温的热度,感觉到那丝温度从脸颊流过然后不剩分毫。

“啊——————!”

·

·

·

·

·

·

恍惚间仿佛看到墓碑前站着一个身影,然后感觉到那个人俯下身来温柔地揉揉他的头发。
·
·

·

·

·

·

双手胡乱地抹着脸上的痕迹,想想现在全身上下都湿透了他索性放弃,发丝黏在脸上也不想去管了,他微微皱着眉头挤出一丝笑容:

“对不起,这幅样子真难看呢……”

再次向着那个名字伸出手去,

“……我,该走了……再待下去要感冒了……”

然后站起身,

“明年……挑个好天气再来……一起看樱花。”

还有,将那句没来得及说出的话,也传达给你。

——愛してる、カノン。

·

·

·

·

·

·

“啊~我还听说在千本樱下告白成功的两人会一直幸福地在一起哦~”

记得多年前的这个季节,那个人对他这么说过。





終わり


像文里写的“只想好好哭一次”那样,听着桜流し突然在想:
如果这大概对应了原作结局之后艾斯那个没什么表情的小家伙的内心活动,那么想看他彻彻底底地哭一场。
因为原作里是那么克制而坚韧(完全不认为是不器用才反应迟钝)的一个人,
所以有那么一点,期待他完全崩溃的样子……加上正好清明(x
“失去了你活着的我”←特别是这句,想写这种状态下一点点崩溃掉的艾斯……(果咩。
因为原作就展现过艾斯那种以压倒性的理性来应对处理的状态,加上感觉上他是个长情的人,
所以假想了在失去他很多年之后,一直一直在心理郁结着,最终爆发出来那样的状态……
想的时候自己也很丢脸地哭了出来qwq

2015-4-7 20:36

今天复习完了漫画,最后有阿步想哭但立马说服自己放弃的情节……
感觉,可以作为相应的参考……
毕竟两个人的性格在很大程度上有相似之处。
阿步后来,倒也确实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哭泣过……
不过,卡诺恩死前说过艾斯一定会责备他不好好珍惜生命,所以,至少好好活着这点,艾斯是不会放弃的吧。

4-24 补充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按爪w

自我介绍

千羽inari

Author:千羽inar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新浪:千羽_Bananice(3887286551)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此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过激涉推、奇人p。fgo天草推。TOR公明唯推。

链接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