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长安

#食用说明
·cp为名夏,《夏目友人帐》中的名取与夏目
•原设不熟,OOC存在可能
•受铃酱督促开的脑洞,为了虐构思的剧情,不喜请速离开
•对的场没有明确了解所以直接草率地按反派套路写
•觉得细化太麻烦会写得很罗嗦所以前后段落间过渡的细节麻烦自行脑补

>>>1
名取觉得,那是最幸福的时光也说不定吧。
樱花散落的毕业季,上了大学的夏目决定搬到他家借住。告别了藤原一家,他拿过夏目手中不多的行李,去往火车站的一路上,有无数的粉色花瓣饯行。
每次见都会觉得它比上次更胖了的猫咪依旧趴在夏目肩头,一路跟了过来,从此在他家中与柊三天两头开展以“肥猫馒头”为主题的闹剧,并且每隔几个星期就犯一下思乡病——馒头果然还是七辻屋的最棒啊。
城市里现代技术的气息太重,妖怪显得少得可怜,掰着手指就能数过来,更不用说需要摊开友人帐的次数——关于那本绿色的小册子,夏目之前主动向他坦白,让他无端有些开心。
出于学业也好事业也好,其实两人能说上话的时间几乎就是晚饭的时候,还要除去某只白白胖胖的团子的打扰。不过就算是这样,于他也是足够,这间房子里,终于有那三个沉默的式神之外,能够回应他的声音的人了。
后来想想,那时他们给彼此留的空间都太充分,像是怕毁了过去的一切而宁可不再前进一步,像是怕对对方尚不了解的地方会让自己感到恐惧甚至厌恶而选择闭上眼看不见。
他独自一人做着对抗的场的计划,丝毫不希望把原本与此无关的夏目牵扯进来,却忘了去想,他一个人的时候,夏目也是一个人,那个温柔平和的孩子会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纵使静水,亦有暗流。

>>>2
暑假的时候,夏目说想回去看看,他推掉了手头上几个无关紧要的工作,空出时间陪他同去。
没想到会碰到的场。
或者说他并不是没有考虑过的场什么时候因为说得通说不通的原因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情况,即使如此他也准备过应对的方案,只是没想到的场顺水推舟全盘利用了他的计划,末了还反将了他一军。
最后他和的场各自落单的时候,黑发青年忽然看着他身后嘴角扯出一丝浅笑,他才意识到这次的胜率并非五十各半——
“名取先生!”
——而是无限趋近于零。
把他费劲心思排除在战场外的夏目招来不说,那只听不进人言的残暴妖怪想来也不是偶然不长眼才在这种时候跑出来把局面搅合得更加混乱。
已经顾不上计划至今针对的那个高中起就和自己隐隐不对盘的家伙,他眼中唯有那个小小的温暖的身影,连呼喊对方名字这样的反应都显得多余被直接省略。
他只是伸出手。
然后紧紧握住那只手拉进自己怀中。
……后面那只妖怪就只能指望那只光吃东西不干活的猫咪保镖了啊。对不起,回去一定买好吃的作为补偿……
意识的结尾是左脚传来字面意义上深入骨髓的痛。

>>>3
醒来是在医院,感觉自己并不是一个人,他迷迷糊糊地下意识轻声叫了一声“柊”,然后发现床边除了自己的式神以外夏目也在。式神们带着面具分辨不出表情,而少年显得一脸焦急,即便见他醒来也还没完全放松下来。
想到对方是因为他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内疚之余,居然也有那么一丝丝高兴。
“名取先生,那个……”
少年的声音柔和,弄得他有些想闭上眼睛再睡一会儿,断断续续听到的几字几句,拼凑起来他大致清楚了自己的左脚已经截肢这个事实。
总归是“迟早要失去的东西”……呢。
他吁了一口气,不属于自己的不在了,反而不用提心吊胆,意外地也并不难受。
医生建议可以安装义肢,尚不想就此废了自己演艺生涯的他自然爽快地答应。夏目为难着手术日期和开学时间,表示没办法陪他到那个时候,他笑着调侃“我又不是小孩子,没关系啦。倒是夏目你,到时候自己一个人回去要小心哦”,惹得猫咪老师上蹿下跳地抗议:“你小子当我不存在吗?!”。

不记得谁说过“既然重要到不愿放手,那就绝对不要放手”
如果那个时候,即使奇怪,也找借口让夏目留下来,会怎么样?
他不知道。
可以料想的,是那个少年会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然后哪怕勉强自己也会笑着答应,这是他唯独不想看到的。
那个亲切的,无论面对谁都会优先考虑对方的少年,名取不想看到他露出那样的,轻视了自己的心情,有着太多太多善意的笑容。

>>>4
出院的时候已是秋天,夏目赶来接他,还带来了外套和围巾。
不过显而易见地心事重重。
他以为这个少年又是同情心泛滥地卷入了哪个妖怪的麻烦事,刚想开口问问具体缘由,只听那个熟悉的温柔声音冷冷传来:“这次的事,和的场先生发生的冲突,名取先生是有计划的吗?”
虽然是和平常一样用着敬语,这次的语气生硬到砸得他心里发疼。
“怎么了?”他等了等,对方没有接话的意思,“要说计划……也确实有。”
“那个妖怪也是?我赶到的时候差点袭击我的那个。”
“那是……完全是不确定因素啦……”
“也是,那样的妖怪就算是名取先生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完全让它听从命令吧。”
少年的语气随着吐出的长句降到了冰点。他惊觉自己说的被曲解成了另外一个意思。
“等等……夏目……”
“暑假里名取先生住院的那几天,我去见过以前的妖怪朋友。其中有一个跟我说,看到过长得像名取先生的人在和那个妖怪交涉。说起来,名取先生丢下我自己一个人行动的时候也很多,我没办法否认这个说法。而且,现在想想,名取先生当时,不是一直在阻止我到那里去吗?果然是有隐瞒什么吧?”
夏目背对着他,他无法看到少年说出这段话是什么表情。暖暖的夕阳从前方扫来,金黄过渡到血红,哪种颜色都鲜艳得刺眼。他低下头不去看。
“你觉得……我在演戏?”
像是被这短短几个字刺到,前方的少年猛然转过身,“……我没这么想过。”
一瞬间,他有了那么一点点希望,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看到对方皱起的眉头、难以置信的眼神和眼底快要滑落的水珠。
“……现在我会考虑一下这个可能。”

>>>5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没有再说一句话。名取偶尔还是会把视线投向坐在身边的人,却总是只能看到背向他的一头柔顺的发丝,于是还是无从开口。
这样的气氛一直僵持了好多天。
而他先前请假堆积下的工作亦是不少,虽然因为脚伤的原因,新工作增加得缓慢,也够他忙上一阵子。除妖方面的工作也是如此,常常三个式神都被他打发出去做前期的准备工作,不然他真是分身乏术。于是往往他回来时,夏目已经睡下,空空荡荡的房间安静得像是以前只有他一个人住的时候一样,若不是有时会撞上在厨房偷吃的猫咪,他一定觉得之前的一切不过是错觉。
哦,不,还有左脚尚未习惯的不同之前的感觉会提醒他发生过什么。
想过找机会两个人坐下来面对面好好谈谈,不过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从哪一句话说错,惹得对方又是伤心又是生气。到这种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有多笨拙,演了那么多电影、念了那么多台词,连解释和道歉的话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于是只好先丢开了不管。
比起这个,他也有更在意的事。夏目提到,有个声称看见他的妖怪朋友,但是他的计划中并没有最后那个妖怪的戏份,他更没指望依靠一只暴走的妖怪能对的场造成多大的威胁,那么,那个“妖怪朋友”究竟看到了谁?或者说,它实际上有没有看到什么?
如果真相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坏的那个假设,有这样的“朋友”在夏目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
他叹了口气,眼角余光扫到边上一个似乎没理由出现在此时此地的身影。
“你是……那只小狐狸?”


>>>6
“名取先生你在做什么!”
现在这种状况,他自己也觉得有些难以解释。失去意识的小狐狸倒在法阵中心,而他拿着封印的道具站在边上。而且他现在还无法分神理会那声质问,刚刚逼出的妖怪非常擅长隐藏自己的气息,不然它潜藏在小狐狸身上接近夏目的时候夏目也不会毫不察觉,必须集中精力将它找出来彻底封印。
“名取周一!”
他不知道那个素来温和的少年是有多生气才会这样喊他的全名。但是对方喊了之后冲了过来眼看就要踩乱他的法阵让他也是有些心烦。
“别过来!”他顿了顿,“等下我会解释。连同之前全部。”
夏目闻言脚步一滞,法阵中的小狐狸却忽然睁开了眼睛,发出一声悲鸣。他意识到自己追踪的那个妖怪打算再次附身回小狐狸身上,而被这悲鸣声刺激的夏目已经不管不顾地跑了进来,将小狐狸抱在怀中。
原本依靠着法阵他还能够阻止那个妖怪,但是现在地上的符纸已经几乎被打乱了一半。他还能做的,就是——
“从它身边离开,夏目。”
“你要对我的朋友做什么?”少年看向他的眼神锐利,那双有着和宝石一样温润色泽的眼睛,也有着相应的硬度。“你是这样憎恨妖怪吗?”
妖怪已经掌握了那个身体,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去组织语句去解释一切。他只是沉默着,凭借他身为成人的力量,一手按着夏目,一手抓着小狐狸的手臂,试图将它扯过甩到自己身后。
然后传来血肉摩擦的声音。一次又一次。

>>>7
夏目他,应该跑得掉吧……
彻底倒下之前的最后一秒,是眼前的鲜红对面,夏目远去的背影,而他紧紧握住小狐狸的手阻止它追过去。
这个小家伙被那个妖怪附身了之后力气还真是大呢……
侧腹交替传来的刺痛和温热的感觉让他在看到少年转身离去前一直保持着清醒。
那孩子也太善良了,劝他跑走都花了不少时间呢……
但愿以后,他不要再碰上这样危险的事……好像也不太可能呢……
那时候……谁来保护他……
早知道应该好好教育小猫咪的,这种时候保镖怎么能不在啊……
以后……就拜托了……

所有尚未出口的话,归于缄默。


【终】

<自言自语时间>

从中午码到现在……
第一段撒糖,第二段开幕,第三段过渡,然后第四段转折,第五段热便当、第六段发便当、第七段收工【喂。
可能转折看起来转得有点快吧_(:з)∠)_吾经常犯这种错……
因为全篇都是名取视角,所以夏目的想法大概没有很好传达过来。
其实这篇设定里夏目对名取还算是蛮主动的。当时他说的那些话,【并不是质问的意思】。他只是想知道,名取是不是刻意地在把他排除在外,如果是,他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应有的信任。而名取感到的是夏目对他的质疑,并且有点自暴自弃地【先一步觉得夏目并没有完全信任自己】,所以才会说“你觉得……我在演戏?”。而这句话又让夏目意识到名取在怀疑自己对他的信任然后就……
归根到底是名取桑不够自信啊qwq这么自恋的家伙居然没有自信那个对谁都是一样温柔的夏目会对自己特别一点qwq
结尾好像也有点快……?果咩啦……名取确实便当得有些快_(:з)∠)_至于的场派来的那个妖怪为什么要杀夏目……嗯、大家自己脑补吧……(我得不到谁也别想得到一类?(×

2014-08-05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按爪w

自我介绍

千羽inari

Author:千羽inar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新浪:千羽_Bananice(3887286551)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此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过激涉推、奇人p。fgo天草推。TOR公明唯推。

链接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