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正错位 错位(未完不待续)

纠正错位 错位
若是真的可以了解我们有多渺小,那么,每一句承诺,都当它是永恒沉睡前的最后一役……谁哭谁笑没所谓,谁输谁赢不重要,请你一定要坚持到底,就算最后不是胜利。 ——风息神泪

[设定简析]
人物
攸夕 女,13岁。棕色中长发,灰黑色眼睛。拥有雪的灵魂的人类,力量为想象。
靳迭 女,13岁。浅紫色长发,深蓝色眼睛。拥有凌的灵魂的人类,力量为抑制。
言欣 女,13岁。浅黄色短发,墨绿色眼睛。拥有星的灵魂的人类,力量为希望。
效寒 男,13岁。深墨色短发,青莲色眼睛。血凤被遗失的重生体,标准美少年。
周朔殃 男,15岁。银白色长发,茶色眼睛。魔界落寞王族的王子,恋妹美少年。
龙套若干只,资料不明,暂忽略不记,反正是些台词都没一句的家伙……

时间  不详

世界观 p.s.以下大陆存在与无名之方向,只有受曾来临过大陆的人指引才可进入。
再p.s.以后文章里可能都会出现在这个世界观里,麻烦大家看不懂就来仔细看看这个设定(我会再开个文章分类叫“幻界词汇解析”……)

幻界 
以幻想为基础存在的世界,这片大陆上所有其他世界中不存在的被称为“幻想”的事物都被实体化,以他们的创造者所设想的方式生活。幻界的最初创始源于雪、凌、星三位女孩的幻想,所以她们在幻界倍受尊崇,但同时想要取代她们位置的人也纷纷而来。于是,三位女孩的灵魂居无定所,有时还会降临到其他世界,这种情况被称为“错位”。(扯远……)在女孩不在的时候,幻界的秩序由另外三个男孩负责,他们的名字分别是海、天、光。
魔界 
又称暗之界。邪恶为主导,不容许有光明的存在。不过,很多魔界居民本心为善,所以叛逃者亦有之,因为血统原因,被天界蔑视,多数被幻界接纳。
琊奇斯山谷 
魔界境内的幽暗山谷,山谷中生长的植物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绝大部分具有毒素,因此在山谷中居住的人非常少。后来,一个落寞的王族迁徙至此,研究毒药,专注于药剂的狠毒程度,山谷从此在其他界成了恶与毒的代名词。
玥咲(暂时是这个名字) 
存在于传说中的大陆。只有经去过大陆的人带领才能达到的地方,一般不容易被外界的人发现,是幻界人在遇到麻烦时理想的躲避场所。

词汇解析
想象、抑制、希望 
这三种力量其实就是雪、凌、星三人的“天赋”,即与生俱来的魔力。守望者的“想象”可使愿望中可达成,不违规则的事物实体化;审判者的“抑制”能使被抑制者的能量(幻界称之为“加洛”)被牵制;隐匿者的“希望”则可用于净化邪恶之力量。
继灵者 即延续幻灵灵魂或拥有幻灵灵魂但以其他界之形象出现的人,如本文中的攸夕、靳迭和言欣分别是雪、凌、星的继灵者。
凤凰役 
即幻界的守护神,共十八位。作为幻界的军队存在,每年会进行一次选拔,使凤凰役永远由幻界最具实力的人组成,选拔由在任的凤凰役相互为同等级的凤凰役挑选。凤凰役平时以人的形态出现,以凤凰的身份出现时生有凤凰的双翼,手腕上相对应的佩带有凤凰的头羽和尾羽。
凤凰的重生体 
被选中的人在确定后但尚未接替现任凤凰时被称为凤凰的重生体。通常这些被选定的人都与上一任有着某些共同之处。
血凤 
幻界凤凰役的成员之一,力量处在第三等级。

人界之章
错位之逆转点

在这种校名都可以打马赛克忽略不计的初中里,散发着洛可可式浪漫气息的攸夕认为,能遇上美少年这样闪闪发光的生物是比被称为“宝宝”的陨石砸到左手中指的可能性还小的事件(详见《漫友》“金鱼团”第一篇)。但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机敏的攸夕估计失误。因为E班有一个效寒。
那样纯粹的深墨色碎发,青莲色的狭长眼瞳泛着可爱的邪气,略尖的鼻与下巴,配上淡淡不很分明的唇线,纤细的手臂,皮肤白皙如月光。这不是从少女漫画里跳出来的男主角吗?!!!脸上还泛着很可爱很幼齿的表情,但攸夕的第六感却说要让这个美少年心服口服地听你的话还不如留着时间帮灰原哀研究一下aptx4869的解药呢……ToT~
盯着他看了半天,攸夕竟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乖巧又冷漠,好奇怪的,效•寒•啊……”她自言自语。
不一会,攸夕的好友靳迭和言欣也来到了E班,一个暑假没人理会的攸夕兴奋不已,和两人谈天说地聊了开去,一时把标准型美少年忘在了九霄云外,靳迭和言欣却也和攸夕一样注意到了效寒的存在。篡改一下某人(他是谁来着?)的名言,这正是“美少年总在发光的”。三人的目标这次出奇的一致,引得一串疑问,为什么会这样呢?——(华丽地讲个笑话)
言欣说:“英雄所见略同嘛!”“你说谁是‘熊’啊”靳迭倒出一盆冷水,“明明是说明了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攸夕在一旁说道:“结论从科学的角度讲应该是:即使在具有不同审美观的人眼中,一个美少年如果达到了‘萌神’的境界,也是可能被三个及三个以上的人判定成美少年。”抬眼一看,身边的两个人已经变成了冰棍,攸夕才反映过来,自己不知不觉把北冰洋的海水泼了出来。“你们稍等,我去找小女孩买火柴。”……
都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何况攸夕、靳迭和言欣个个比诸葛亮还本事,不久效寒和三个女孩就成了好朋友。听到效寒很糯糯的嗓音喊靳迭“姐姐”的时候,把“少女情怀”用saber的Ex秒杀到宇宙异次元空间n久的攸夕总是拉着言欣飞快地逃离现场:“陪我去买彩票啊……!一口气买20注准中一亿元人民币啊~~”前几天还要口口声声质问“世界上该爱的只有钱和美少年这两种闪光体吗?”此时问她恐怕也会画着星星眼斩钉截铁地说:“是!”
难不成我们的效寒小朋友有把扑克脸赶回hc星的超能力?orz……
正如雪的冰冷高傲,攸夕虽然做不到那么高的境界,可身为继灵者,自然也离不开沉静。和效寒相处地久了,原本恍恍惚惚的感觉一刻比一刻真切起来,他与雪的记忆中的一位少年惊人地相似,特别是笑容,它像是微笑却比微笑更浅,浅得快要消失可又是那么灵动,就是小小的一抹便让人一眼发觉。那种微笑是画家用最细腻的笔触描绘的一幅传世之作;是辽阔黑夜中几点疏星间最恬淡的一朵;是教堂里永不熄灭的圣烛在寂静中绽放的火焰。回忆起他的微笑,攸夕总觉得有一丝温暖的感觉从心里涌上来,渐渐地洇湿整个自己。言欣也总是沉醉又遗憾地说:“他给靳迭的笑真美啊……”
放学的时候,攸夕偶然看见了并不与她同路的效寒,而那抹染在他脸上充斥着灿烂的微笑终于找到了主人。
雪的记忆异常的清晰,微笑只属于血凤。
效寒的身影被黄昏吞没,只是攸夕还怔立在原地:“血凤……的……重生体……吗?……”为什么…雪的记忆快要掩盖了我的记忆,究竟怎么了,那只血凤,为什么…飞临到我们身边——?

人界之章
错位之离心点

灾难将降临于无防守之时,正如机会垂青于有准备的人。
攸夕的理智即使在她已心慌意乱的时候也能做出聪明的决策,很快她调整好了雪的灵魂与“攸夕”的关系,在确保随时可以召唤雪的灵魂的情况下,继续以攸夕的身份生活,以攸夕丰富的想象力作为能量源,因为要时刻控制心海的意识,避免发生可疑的现象,雪本来就可以用弱不禁风来夸张一下的体质,现在是几乎丧失了自身全部的防御能力。
表面上还是冷笑话漫天飞,今天装萝莉明天像正太的攸夕,却不得不让内心由着性子冷漠下去。复杂而莫名其妙的计算道出了星辰的道路轨迹,还有10天左右的准备时间。效寒经过她的桌边“干什么呢!”手夺过纸页,眼中怔怔的。“我想再加上心理的分析,会更为准确的。”他拿起桌上的笔,飞速地在上面写写画画。
“搞定。”把笔一扔,他轻轻说道,“11月15日到17日。知道是谁吗?”攸夕不说话,默默地起身走出了教室。她要去找靳迭。“效寒,他好象,和我们一样,啊。”靳迭小小地惊讶了一下:“难怪……他不是人类啊。”“非•人•类”攸夕淡淡地一字一顿“动物?”靳迭想开开玩笑,反而又被攸夕呛了一下“说对一半。可能是血凤……”“不可能。”“……的重生体。”攸夕把话接完,靳迭终于明白过来:“是这样哦。”
不久  之后
晚上,攸夕打理自己的百度空间时看见了效寒在线,他给她留言:就是明天,17日。让你认为该来的人中能来的都出现。气息很浓呢,在学校等你们。
攸夕摘下眼镜,这样就能看见其他人看不见的事物了。是的,朦朦胧胧的一片,好浓。她给靳迭、言欣送去了短信。平淡的生活即将发生改变了,危险却早已布下了陷阱。
效寒见到一身黑色的靳迭跟着攸夕走来很是惊讶,靳迭即使穿上为行动方便考虑的衣服依然迷人,贴身棉裙加上简洁的舞蹈裤,还是透着公主与生俱来的优雅;攸夕今天穿着吊带长袖镶着的黑边的衬衫,下身是刚及脚腕、没有一点装饰的的长裤,流露出了她天生的潇洒气质;姗姗来迟的言欣是一套宝蓝色的运动服,还搭配着俏皮可爱的发饰,比平时更显活泼阳光。“你们……”效寒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怎么了,这种事幻灵不来还找谁呢。”言欣回道。
原来你们就是幻灵呀,效寒在心中暗想,可似乎不是很特殊啊……
“我们本来就不需要太过特殊,我们也是和你一样成长的。”攸夕一笑。“呃……”效寒有些不好意思“告诉我们你的推断吧。”靳迭问,“你的实力也一定不差。”“那,跟我来吧。”
他们在效寒的带领下转到了荒无人烟的一条小巷,小巷有的只是废旧的砖墙和蜘蛛网,由它连接的两条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除了他们之外所有的人都忽视了它,只能因为,他们的眼中不曾看见它。“就是这里了。”
第一个进入其中,效寒忽然看见无缘飘来的雾气,粘稠而潮湿,仿佛周围的空也被凝滞了。他不禁停住了脚步。跟随前来的攸夕也停在了他身边。这是怎么了,雾宛如一种危险的征兆,把他束缚在原地。“嘿!”言欣猛的一声唤醒了攸夕,她用心看见了,于是低喊了一句:“让开。”绕过挡在身前的言欣,一手推开了效寒,他被这样一推,摔在地上。反应过来的效寒颇有怨气:“攸夕,你……”眼前看见了一滴掉落的鲜红色血珠,抬起头,攸夕的左肩此时已插着一柄银亮耀眼的短剑,而她的位置正是自己原来站着的地方。短剑的末端完全没入了肩头,锐利的剑锋贯穿了她的肩膀。冶艳的血色一滴滴地从剑尖滑落,一丝丝从伤口里渗出来,如新汇聚成的河流。“攸夕……”效寒和言欣竟然异口同声,语气里都带着犹豫。“做好准备呦。”攸夕因疼痛低下的头缓缓抬起来,“如果不想做你不想做的事。比如听下产自北冰洋底的冷笑话,或者做黑线广播操。”“当然。”落在最后的靳迭开口了。
黑线广播操啊,就是按广播操的节奏,每一个八拍在额上用手比画一条黑线。好可笑的说。靳迭叹气式地笑了笑。攸夕,你果真和雪一样啊,现在还能…………例子举得真~好~啊~             
……谢谢你…………
攸夕心里清楚,这一剑已经不能算是轻伤,基本失去防御能力的身体,恐怕不能耽搁,不论遇上谁,现在只求速战速决。

幻界之章
错位之遗忘点

氤氲的雾气中,轻轻的脚步声向着血液绽放的地方走来,身边一簇幽蓝的火光分开了稠密的水气,微眯着眼的少年清晰起来,嘴角挂着不自然的笑靥,干净的声线在空中荡漾:“初次见面,请多关照。我是周朔殃。”从地上站起来的效寒瞥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麻烦节约点,下次出场别用云雾制造器啦,电风扇加上芥末配你也就足够了。”“没办法,就是想拉风一点,有人嫉妒啦~”“我看你不是‘抽风’就是‘人来疯’,”效寒绝对不肯就此打住,“身为男二号竟然一点低调也不懂。”“光说不练,你凭什么教育我啊?”“我是美少年啊,当然比一般人更有发言权,比如作为一般人的你……!”周朔殃没说几句台词便无语了,也不得不佩服效寒的毒舌,只好悄声嘀咕“人不知而不愠”,作怨念爆发状。
雾气暗下来,凝重而郁郁。有点压抑的不安轻轻地缭绕过来。
透明的结界像雾一样从澄澈晶莹的水变成了浓厚的牛奶,彻底屏蔽了外界的一切。
朔殃低着头,掩盖了表情。“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戏的话,极有可能game over呦~”似乎现在在他心里,应该是这样一副胜利的模样。不过,真的……“空间置换。”攸夕突然不带表情地开口。周朔殃的头发轻轻颤动了一下,竭力平静地说道:“什么?”“不用讲第二遍了吧?”靳迭也打破了寂静,“空间置换。通过封闭的结界‘域’,使划定范围内的人在不自觉的情况下,降临到陌生的你预先划定的另一个结界中去。你是这样打算的对吧。”
突然一阵恍如溪水浅浅(音jiān,形容水流动的声音。别读错)的乐音闯入耳中,绚丽的色彩从视觉的盲点涌来,“攸夕,法阵的基点布置好喽。”言欣一脸灿烂的笑着说,周围阴暗潮湿的雾气并没有影响到她的情绪。不受心理法术干扰的幻灵,靳迭终于看到了关于星的这个优势的效果。(“不过,你哪来的时间弄基点?”“我已经24行没话没动作啦,难道干站着?”)“谢谢。”攸夕回过头,对言欣一笑。
魔法阵——天马行空
“想逃离?没这么容易。”周朔殃凭空拿出双剑,向身处魔法阵中心的攸夕冲来。空气中兀地响起了并非朔殃意料中的金属碰撞声,顺着银如秋水的长剑望去,他迎上了一双只剩下冰冷的青莲色瞳仁。
效寒……?
不,是血凤。
“你的对手,只是我而已。”血凤冰冷的嗓音在潮湿的雾气里散开,坚毅而富有神采。周朔殃急于摆脱效寒的纠缠反而被少年弄的无法脱身。攸夕已经念到了法阵呪文的第二段,那些绚丽的加洛反衬得雾气渐渐稀疏零落。朔殃知道再不想办法,可是没有什么戏好接着演了,攸夕的眼神从一旁扫来,无奈中透着指引的感觉掠过朔殃的思绪,原来是这样呀……分神的一瞬,效寒锋利的剑锋划破朔殃的脸颊,细细的血丝飞溅出来,“啧啧,真不懂得尊重呢~”轻轻地抱怨了一句,周朔殃的进攻忽然犀利起来,仿佛刚才只是漫不经心地玩笑。
法阵呪文———第三段
彩虹一般恍如鸢尾的色彩,绮丽比得上朝阳吻落的浅墨夜樱,或者薄暮时分溶入血色的寂寂归鸦。加洛似风一般盘旋在攸夕受伤的手臂上,吹拂得她单薄的身形有些摇晃。明亮穿越了每个人的身旁。“效寒,回来。”靳迭一声呼喊,效寒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偏离了法阵的能量范围。这个覆盖半径不过三米的法阵已经倾注了目前攸夕全部的加洛,可是,意外总是随时发生的。周朔殃不知什么时候从效寒的剑下闪出,跳到了言欣的身后,把她带离了法阵。“糟糕。“靳迭心里暗叫不妙,却突然发现攸夕的眼神扫过来,……,我明白。
攸夕把缠绕在手臂上的最后一束加洛输入法阵。光华围绕住三人,把周朔殃和言欣挡在了外面。奇怪的是,周朔殃和言欣反而如朋友一般,并肩看着那些已经模糊的人影。言欣还浅浅的抿嘴笑了起来。
光华降落在幻界的玥咲上,三人站在炫彩的法阵中心,效寒微微有些不适应,太过明丽的光刺入眼中,使他睁不开眼睛。他侧侧头,靳迭闭着眼,也许是早已习惯了通过法阵旅行,而攸夕也闭着眼,不过显得十分疲惫。光华一消失,效寒听见了攸夕吁了一口气,忽然向后倒去。“攸夕!”他敏捷地一伸手,扶住了昏倒的攸夕,一旁的靳迭不及效寒的反应快,此时浮现出了一个有着无可奈何意味的笑容。
手臂揽过攸夕无力前行的身体,效寒抱着她站起来“现在怎么办?”靳迭不语,望着前方。效寒看去,澄澈明净的湖边,一个棕色油亮的木屋被漫天的晚霞染上了一层金黄,正在迟暮的隐隐雾气中,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幻界之章
错位之诞生点

攸夕的手冰凉,体温低得吓人,效寒被弄得有些不知所措,“怎么办啊?”靳迭兀自沉默,看不出表情。寂静的空气里,藏着一种略微好奇的猜度。“你过来。”靳迭示意效寒坐到床上。靳迭释放出一股浅蓝的加洛,萦绕在短剑周围,然后缓缓地把剑向外一啦。金属与骨骼摩擦的声音轻轻响起,在效寒听来异常恐怖。一丝血从攸夕的肩头爬下来……
不忍心看的效寒低下头,这才发现攸夕不知什么时候用右手攥住了他的衣服,力道不大,但死死地握着,指节因为用力显得发白。
虽然有加洛的封锁,血还是一点点滑落,刺眼的红色染湿了床单,妖艳如花地绽放。
终于,靳迭小小地吁了一口气,银亮的粘血的短剑从她的手里逃脱,掉在了地上。肩上白色的绷带衬得攸夕的脸有了些暖意。



2008-02
文字稿已完结,太耻了所以不想打成电子稿了。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按爪w

自我介绍

千羽yuki

Author:千羽yuk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新浪:3887286551
百度:宁※兰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除此以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过激涉推、奇人p。fgo天草推。TOR公明唯推。

链接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