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Words无言以对·file 5

File 5.待何人归·until you come

<十七>
“兰兹华斯公,啊,也许还是叫谢莉尔大人更合适?好久不见了。”金发青年被女仆领进房间,向面前的人问好。容颜已老,但气质不减的女公爵似乎很习惯他这样不怎么正经的口吻,和蔼地应道:“是好久没见了。我真不敢相信,你永远是这么年轻的样子。”
“小生有小生的办法。”青年优雅地一笑,“今天来,是想见见传闻中前几日出现在府上的那位青年。”
“呵,守墓人先生的消息总是这么灵通。”
“也没什么,只是在想,那个人是小生的旧识也不一定。”
“旧识?”
“嗯。算是朋友的朋友,所以想确认一下。”
“不过他好像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你能肯定地认出他来吗?”
“那就要见到再说了。”

守墓人先生在指点下向花园走去。听说那位青年对周围的人非常戒备,也不和任何人说话,就连眼睛处伤口的止血、上药、包扎,也是趁他昏睡的时候弄好的。
“呦,还记得我吗?”守墓人走到他跟前,打了声招呼,在他身旁的草地上坐下。
“……守墓人先生。”青年沉默了一会儿,开了口。
“竟然还记得呢,小生深感荣幸。还记得什么呢?”
“想要保护一个人,或者说,是很多人。总会看到遍地的血迹,心想着不要,不可以这样。”
“哦……知道是谁吗?”
青年摇摇头。
“那,知道为什么你还活着,想保护的人却死了吗?”
青年的眼中闪过尖利的哀伤,再次摇头。
“啊……那你自己慢慢想把。”守墓人起身,把手中海军蓝的衣服丢给青年,“看来他们也不会随便拿一件侍从的衣服给你,兰兹华斯家也没有和你年纪相仿的人,所以把你身上那身沾了血的用这件换了吧。这是我曾经遇见你的那个时候的衣服呢。”
“哦……”
“啊,这个也送给你好了。”守墓人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布袋,“庆祝你回来的礼物,什么时候好奇了,再打开看吧。”
青年点头接过,和衣服一样挂在手臂上。
“还有,什么时候想起了自己的名字的话,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真正的名字已经和某项罪行联系在一起,说出来只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这个忠告请务必要牢记。”
他说完,往来时的路上走去,走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
“对了,还记得我的话,你记不记得一个黑色卷发的女孩子?”
青年依旧摇头。
“算了,当我没问。”金色的发丝扬起,在阳光下一闪一闪,晃了他的眼睛。那些渐渐清晰的记忆,无法与眼前的景象重合,显得那么不真实,恍如隔世。


<十八>
“谢莉尔大人……辛克莱特家……现在怎么样了?”青年站在桌前问道。
“嗯?想到点什么了吗?你和这个家族有关系?”
“啊……也不是很确定……”既然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也不要透露身份比较好吧。
“那个家族已经崩溃了。”
什么啊……那是……
“恐怕是和辛克莱特家作对的贵族干的好事吧。辛克莱特家的长女被人杀害,因此伤心不已的幼女,最后成了违法契约者。
“她将一族的人献给了锁链,最后被引诱到了阿嵬茨。”
过去……过去被改写了……
本可以有幸活下来的小姐,因为自己的愿望,最终丢掉了性命。
“你的忠诚心,也许未必是件好事。”
“善良的愿望把人引导入地狱中去。”
守墓人先生说的没错,“为了什么”这种理由,不过是为抹杀自己负罪感而寻的借口,不过是——不负责任。

“奶奶!”清脆的童音跟着女孩娇小的身影闯入房间,“大哥哥也在啊。”
“呦,小夏萝。”兰兹华斯公抱起她,青年也冲她点点头。
“呐,大哥哥,你想起自己叫什么名字了吗?”
“……”他险些将“凯宾·莱格纳特”这个名字说出口。不能说真名的话,还能想出别的名字么……
——请帮我记住他的名字吧
——他叫,扎克席兹·布雷克。
莫名的声音浮现在他脑海,在潜意识的作用下脱口而出。
“布雷克。”
他看向夏萝小姐,
“扎克席兹·布雷克。”

一点点融入这个环境,他最初也不相信自己有这个适应力。
终于能够,重回笑容了吗?

“扎克斯哥哥!”夏萝踮着脚指着柜子上的布袋,“那是什么?”
布雷克看向那边,是守墓人先生留下的那件东西:“我也不知道。”于是走过去,将它打开。
糖罐子。
熟悉的色彩,印在上面的图案有个古怪的笑容。
“是糖吗?”夏萝打量着。
“不……”他忽然明白了那是什么,打开了盖子,“你好,是糖罐精灵艾蜜莉呦!”
蓝色的娃娃发出喀拉喀拉的的响声,黄色的卷发凌乱的披散着。
“嘿嘿~”女孩开心极了,“好有趣。”
布雷克把娃娃摆上肩头,唱起双簧来,逗得小姐笑个不停。
心思却停留在刚才那一刻。
这是谁的?
浮现在脑海的那个黑色卷发的女孩子。
是谁?
“E……”隐约听到小姐的声音。
E!
“你刚才说什么?”他忙叫住夏萝,“E?”
“Emily,艾蜜莉呀。”
艾蜜莉?E?
——就是A、B、C、D、E,那个字母E啦。
——是非常重要的礼物哦。
——请帮我记住他的名字吧。
——因为是朋友吧。
——凯宾。
“E……”
仿佛看到那个总是穿着黑裙子的身影,她转过头,微笑着。


<十九>
似乎是顺理成章地留在了兰兹华斯家。
与自己之前的经历相似,作为夏萝小姐的侍从留了下来。
对自己颇为关心的雷姆先生,也成为了自己的朋友。
有一次去墓地边想找找守墓人先生,却遇见了在阿嵬茨所见的那个叫文森特的孩子。于是为自己的生命找到了一个漫长的目标。
“你竟然越来越像我了。”后来遇到守墓人时,被他这样评价。
是么……只是想走出过去,却走得这么彻彻底底。
或许也不见得是坏事呢。

今天夏萝小姐要去和独角兽签下契约。作为四大公爵家的人,这是必须要做的事。
当然,与他之前不同,是以“合法”的方式。
长长的阶梯通向神秘的房间。布雷克知道,那时候自己就是从这里来到兰兹华斯家的。
阿嵬茨的门扉。

“小姐真的不再等等么?外表看起来只有十三岁的话,会不会太小了一点?”他向走在前面的少女发问。
“就是就是,被以为还没过成人礼的话,是不能参加社交场合的呦。”这是艾蜜莉的话,虽然一样是他说的就是了。
“啰嗦!”夏萝加快脚步往前走,“哪有那么大区别。”
到了目的地,做好准备,少女将手伸向栅栏式的门,黑暗涌出。
但不是独角兽。
陌生的锁链徘徊在这扇门前,带着一种肃杀的气息,导致原本在门边的独角兽远远地躲在了一边。
与此同时,布雷克听到一个声音在空中回响。
凯宾……
“布雷克,有个奇怪的锁链在这里。”夏萝的喊声将出了神的他唤回。
在不知名的直觉促使下,他拿过小姐手上的封血镜,向门走去,进入那片黑暗之中。
诡异的黑色礼帽悬垂着各色装饰,帽檐边同样漆黑的斗篷下,似乎还隐藏着未知的存在。在这无光之地,几乎隐于无形。
“是你吧,凯宾……”
先是浮现出一团白光,然后光中走出黑裙的女孩。
“是E哦,”她笑,“也不是E了。”
他冲女孩点头示意:“也不是凯宾了,是扎克席兹·布雷克。”
“啊,怎么从厄里斯开始大家都换名字了。”E略带不满地一歪头,“扎克斯,现在我是Mad Hatter。”
“锁链吗……”
“嗯。为了帮上扎克斯的忙,也是实现艾莉斯的愿望。”女孩凝视着他,“我能够,否定并消灭和阿嵬茨有关的一切。”
在那深渊,所有意识都会被放大、夸张、扭曲。复杂的心思只会使坠入其中的人精神崩溃,变成无意识的灵体。只有最强烈的愿望会诞生出强大的力量,使其成为特殊的锁链。

就让我成为你手中的利刃。

“需要吗?”E见他不说话,忍不住问。他缓缓地郑重地点点头:“谢谢。”
女孩的身影被黑暗吞噬。而斗篷之下显现出某样东西。
它猛地张开,如一只骇人的眼瞳。
血缓缓地流下,像眼泪一般,汇聚,滴落,在空间中发出仿佛打在水面的滴答声。回音散开,冰冷。
布雷克伸出手,将封血镜递出,哀伤的滴水声消失。
黑暗渐次远去。

“没什么事,小姐。”他走向夏萝,“不过,我得去重新为你拿一面封血镜了。”
“布雷克他很中意那只锁链就擅自收下了呢。”艾蜜莉的声音。
“哎呀,有些话不用说出来啦。”他拍拍肩上的玩偶,快步走去。

什么时候,该再去看看守墓人先生了,他好像也很想念E这孩子呢。
窗外,天气晴好。


<二十>
茶香弥漫。厄里斯将托盘上的杯子和茶点摆到桌上,然后坐下。
“现在会跑过来,”守墓人先生一手托着脸颊,“你见到E了吧。”
“嗯,我带她过来了呦。”布雷克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不过,该叫她Mad Hatter了呢。”
他端起茶杯,锁链于身后出现,和契约时一样,女孩的身影浮现在半空。
“厄里斯,守墓人先生,好久不见。”
“打扮一如既往的黑呢~”守墓人先生戏谑地说,“不过我的大小姐很适合这个颜色。”
厄里斯则只有在这种时候有了笑的表情:“等到你了呢。”
仿佛时光倒流了一般,四人一同享受的下午茶时间。

E因为喝不到也吃不到,赌气似的靠在窗边。
守墓人先生忽然向她开口:“你还能待在这儿多久?”
“啊?”E一时没反应过来,“哦,大概也就几秒钟了吧。”
这回惊讶的是另外两人。
“因为她不是人形的锁链,不可能维持这个姿态很久。”守墓人淡淡地解释。
从窗外射进屋的光线,随着太阳的西斜渐渐变得昏黄。
E闭上眼睛:“那么,拜拜喽。”
她的身影化为光点,消失在空气中。

“结束了。”守墓人先生站起来,走向屋外,布雷克也跟在他身后,像是为E送行。
“不知道她要是知道自己会给你造成多大负担会怎么想呢?”他问布雷克。
“啊?”后者显然还不知情。
“一个身体签订两份契约,你还真是……”守墓人叹了口气,“以后少借助锁链,我记得你剑术不差。”
“是忠告么。”
“算是吧。还有,你也不是E那样的小孩子,以后用不着来我这里了。”
布雷克侧头看向他:“这么快就不欢迎我了?”
守墓人依旧看着前方的天空:“你不是可以自己走下去了么。实在是心情不好,记得多吃点甜食就行了。”
他转向屋内:“厄里斯,送他到大路上去吧。”
男孩听话地从屋里出来,拉着他就往屋前的小路上走。

走到已经能认出路的地方,厄里斯就停下了。布雷克明白过来,兀自叹了口气。
“哎……那么,有没有什么临别赠礼呢?”他摆出一副苦恼的表情,“比如,你知道守墓人的名字么?”
“你说哥哥的名字?”厄里斯爽快地应道,“伊凡,伊凡·布雷克。”

不久之后,奥兹·贝萨流士将在“寂静的壁钟”前举行他的成人礼仪式。
而那就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了。

守墓人先生到希望自己只需要知道眼前的安好便够了。
告别过去,正视现实,改变未来。
只需活在当下,而无需多言。
Beyond words。

-FIN-

简单解释下没交代的一点隐藏设定。
E七岁,厄里斯大概十或十一岁,守墓人二十五六岁,凯宾……看原著- -
守墓人称呼E为“大小姐(princess)”,帮她的忙,都是因为自己弟弟的原因。
守墓人和阿嵬茨有关系,所以在他身上时间是静止的,又或者说错乱的,所以他既知道过去,也知道未来。
当初他承担这样的责任而离开家的时候,厄里斯为了找回哥哥,和“Red King”定了契约,结果坠入了阿嵬茨。
另外,Rick是E的亲哥哥,当初E的母亲因为她生来胸口上就有刻印而抛弃了她。那天正好是圣诞节,Rick从街上的圣诞老人那里得到了一对铃铛,把其中一个送给了妹妹。而E后来在孤儿院里时,被人抢走了那个铃铛。Rick后来见到她的时候,去打听了她之前的情况,所以知道了她是自己的妹妹。
E开始使用锁链的力量,是因为想找回厄里斯;而Rick和“Goat”的契约则是因为想给自己的妹妹一份美好的回忆,希望当初阻止母亲将她抛弃。所以……
E对凯宾的友好,乃至最后成为帮助他的锁链,有当初凯宾在雪夜照顾她,让她想起了最初的认识扎克斯的那天的成分在。对于Rick,她也只是知道自己有一个素未谋面的哥哥,也谈不上特别的感情。



2012-08-24 首发百度潘朵拉之心吧
目前暂无后续番外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按爪w

自我介绍

千羽inari

Author:千羽inar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新浪:千羽_Bananice(3887286551)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此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过激涉推、奇人p。fgo天草推。TOR公明唯推。

链接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