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Words无言以对·file 4

File 4.栖身于记忆之空的人•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十三>

守墓人先生最近很奇怪。

厄里斯默默收拾着桌上的餐具,不是抬头看看窗外。

每天一大早就借口有事出去,晚上十一二点了才回来,也没见城里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关键是竟然允许自己走出那间暗室,帮他看家。

之前还特意吩咐他不要被别人看见,现在却天天来问有没有人来找他。奇怪了,自己又不是守墓人先生那样的人,怎么会有人跑来找。找守墓人先生的人倒是不少,自己只好一一记下姓名和事项,再向他转告。

估计很多人都在传:“守墓人找了个小孩当帮工呢。”

那家伙,究竟打什么主意啊。
“守墓人先生!”

女孩子的声音,伴随着飞跑的脚步声,有着格外亲切的感觉,就在屋外。

推门声,他回过头。

“E!”

木然得失了表情的脸上,重现笑颜。

站在门口的女孩,不由自主怔在原地。

“扎克斯……”

你也回来了……会像他们一样再度离开吗……

“叫厄里斯啦。”他已经听不惯自己原来的名字。

“哎?为什么……”E走到他面前,紧紧地盯着他看,好像怕他溜走似的。

“我已经,不是那个人类了。”他道出事实,“我是阿嵬茨的‘锁链’,叫厄里斯。”

一句话便隔开了两个世界。

“呃,厄里斯……就算这样,还记得我啊。”

“厄里斯的能力是记录灵魂的轨迹,无论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发生的事,只要接触过那个灵魂都能记住。”少年忽然抛开认真的表情,由衷地笑笑,“不过,姑且作为‘扎克斯’来看,我也是不会忘不掉的。

“我说过,我等你回来,一定。”

<十四>

扎克席兹最为清楚地记得的,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子,那夏末秋初的一天,不过也许在E的记忆里,会误会成一个下雪的日子也不一定。

因为自己当时,本来是想杀死她的,用自己的锁链。

Red King。

制造梦境。

初见时,她坐着睡在桥下水边,当时觉得稍微调整一下季节,让她在暗示下冻死在梦中,应该会很容易。

所以白色的雪花飘落下来,河面封冻结冰,自己远远看着,呼吸出的水汽凝成了白雾。

察觉到气温的变化,女孩将脖子缩了缩,双手将肩膀抱得更紧。然后,转了转头,朝向了他这边。黑色卷发滑落,露出苍白的脸来。看样子,即使不是自己杀死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他忍不住走近了一点,渐渐积起的雪上留下短短一行鞋印。

“哥哥……”

女孩忽然轻声喃喃。

在梦境中做了梦么……他觉得有点好笑,于是勾起了嘴角。

女孩微微睁开了眼。

“哥哥?是你吗……”

似乎是从梦中醒来,她显得迷迷糊糊地摇晃着站起来,向他走去。

深起来的积雪上留下的是光脚走过的痕迹,他皱了皱眉。

女孩看着他,笑了笑,直直地向雪地倒去。

“喂!”他跑过去扶住她,女孩靠在他肩上,像是又沉入梦中,轻声地再次唤着:“哥哥。”

他沉默着,不知该做什么。

这里明明是他制造的梦境。

雪还在下着。

真实的钟声传来,长久的十下。

他像是被惊醒一般。雪从他的脚边开始消散,梦境溶解。

他小心地将女孩移回桥下,然后在她身边坐下,一样闭上眼睡去。

后来他知道女孩没有名字,于是说:“不如叫E好了。”

ABCDE,原本你会是第五个被我杀死的人,不过幸好没有。

他把E介绍给守墓人先生,在守墓人的帮助下,E也重新变得充满活力了。

布雷克甚至几乎忘却了,他和Red King的契约。

不过一年一年过去,刻印的指针无可避免地旋转过去。

E知道这件事后,要他发誓不再用锁链的力量。

“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然而两个孩子能做的总是很有限的。

最后那一天,E拦着他:“我去找守墓人先生,你等着。”

她跑远了,仍回头喊:“等着哦。”

“嗯。我等着你回来,一定。”

他说了谎。

而没想到的他会再度回来。

回到守墓人身边。等到今日,圆满当初的谎言。

<十五>

见到厄里斯之后,E多少显得开朗了一些。

虽然还有和艾莉斯的约定,但一时似乎还不想前往,况且,根本不知道过去的办法。

时间似空中的流云,缓缓从眼前飘过去,再飘过去。绿叶枯黄,谢落飘零,残枝横生,于是天空被割裂成琉璃似的碎片,然后飞花入户。

冬日降临。

“一年了呢……”E站在已经荒芜的辛克莱特家宅邸前,自己和凯宾相识已接近一年,可是现在对方怎么样了,她却只能从每天街上听来的只言片语中猜想。

“昨天晚上又有三个可怜人被杀了呢。”

“哎呀呀,这个‘红眼的亡灵’还真是让人害怕……”

“到现在为止有一百多名被害人了吧?”

“115个,我听守墓人先生说的。”

衣着华丽的几个贵妇从她身旁经过,窃窃私语的对话飘入她耳中。

一百一十五……

夜色打翻,谨慎的人们关门闭户,她走上了街道。

只是想找到那个人,不在乎能做什么。

白色铠甲个光出现在她眼前。

“凯宾。”

红眼骑士停下脚步。

E跑到他身前,仰头和他对视。

然而无言。

他身后的锁链不由分说将宽刃斩下,凯宾猛地一抬手,剑锋止在离他手背仅有几厘米距离的位置。

“你走。”

和初见时一般冷冷的声音,而E只是站着,甚至没有摇头。

路口有个夜归人见此情景,没有多想,掉头而逃。

然而也不知那锁链哪来的敏锐目光。它跃过凯宾和E两人,那人刚刚转身,便被一剑刺穿了脊柱。

一百一十六……

“不要……”E的声音显得如此无力。

时钟的指针,静默的旋转着,整时响起的钟声很快将她的话语淹没。

刻印的指针,同时转动。

地面上升起紫红的光柱,门扉开启。

E看着凯宾和他的锁链沉入阿嵬茨之中。

我身边的人,都去往那里了。

那么,是我离开的时候了吧……

<十六>

“E。”

听到自己名字时,她一惊。厄里斯走到她身前,夜深的街道上,只剩相望的两人。

“要走了吗?”

“啊……”

“我知道的。你的全部经历,我都‘记着’的。包括你改变了的过去,还有和艾莉斯的约定。”

“那,你呢……”

“我等你啊。我会一直和守墓人先生在一起,能够回来的话,记得来看我。”

“嗯。那么,艾蜜莉就拜托了。”E拿下小包,交给厄里斯。

“好的。我帮你开门。”

厄里斯把双手相对,举在胸前,光线旋转散开,形成一面胜过月亮的明镜。

“从这里,可以去往阿嵬茨。”

从窗口看向艾莉斯的房间,E发现凯宾正站在她对面,一手捂着左眼的位置,血从指缝间滑落。

发生了什么?

艾莉斯忽然倒在了地上,因为痛苦扭动着身体。

这是……沙布里耶的悲剧。

当初的自己,在门那端看见了此景。

当初,在跑去寻找艾莉斯的时候,自己看见了血流成河的末日,听到了不绝于耳的惨叫,并和沙布里耶一起坠入了阿嵬茨之中。

竟见到了作为阿嵬茨的意识存在的她。

文森特扶着基尔巴特走进房间。E听艾莉斯描述过他们。

当初自己看到他们就离得远远的,之后追着艾莉斯而去。是艾莉斯告诉了她White Queen的能力,而她才能够借之重生于现在的世界。不过自己最初忘记了之前的一切,直到扎克斯的离开,才使她意识到了这份契约的存在。

记忆终于完整无缺。

此时,空间已开始崩坏破碎。房间像是被炸毁了一样,所有事物四散裂开。

“阿嵬茨的意识!你想要这只右眼吧?!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我给你!!手也好,脚也好,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给你!所以……所以,拜托……”

混乱中依然能听清凯宾的嘶吼。

E很想阻止他,却开不了口。

改变过历史,自己才懂得改变并不是想象那般美好。只是在虚幻的期盼过后,任由同等残酷的事实,再次将自己的心扯碎吞下。

然而怎么去说服他?怎么说服眼前这个为了改变过去已不顾一切的人?

她做不到。

“用你的力量改变过去吧,

“艾莉斯!”

她看见艾莉斯回过头,来到凯宾身前。

“真的吗?你真的,能实现我的愿望?……”

“这样的话……我

“已经不想再作为阿嵬茨的意识存在下去了……

“杀了我,救救爱丽丝。”

E知道,“爱丽丝”是她的双胞胎姐妹。

但是为什么,两个人不能一起活下来呢……

或许,每个人的命运都注定是悲伤满途。



2012-08-23 首发百度潘朵拉之心吧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按爪w

自我介绍

千羽inari

Author:千羽inar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新浪:千羽_Bananice(3887286551)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此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过激涉推、奇人p。fgo天草推。TOR公明唯推。

链接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