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Words无言以对·file 3

File 3.往昔重现•yesterday once more

<九>

“厄里斯……”守墓人先生拉开墙上的暗门。

习惯了黑暗房间的男孩忽然见到有光照进来,皱着眉头眯了眼。

“她真的,不会再来了吧。”

男孩的表情不再木然,微微张了嘴。

“对不起。”

“会回来的。”他开了口,“一定。”
守墓人失落的神色缓了缓。

“我等着呢。”厄里斯紫色的眼睛里,是不变的坚定。

此时已是辛克莱特家遭遇灭门后一个星期。关于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早是众说纷纭。

参与此事的几个贵族家族,在翌日早晨均发现有数名族中的人奇怪地死在房内,而据某个起夜的仆人声称,有一本纯白的大书凭空出现,书前静立着一袭黑衣的少女,宛如地狱的使者。

有人说,这是守护辛克莱特家的神灵复仇;有人说,是那些人过于残忍,而上天不容。

至于真相,终将在时间的洪流中消失。

E知道自己的刻印只剩最后一格就走到尽头,但她还是选择了这么做。

杀死这些不珍惜你们生命的人,我不觉得是罪恶。

况且,刻印圆满之时,才有可能到达那个地方——

阿嵬茨的最深处,有扭转过去的钥匙。

White Queen化为锁链,和她一同坠入深渊。

E再睁开眼时,看见的是黑红相间的地砖,再抬起一点视线,是一双雪白的脚。

谁?这是,哪里?

她用双手撑起身,站起来,眼前是一位美丽的少女,白色长发,白色眼瞳,白色长裙,纯白得令人无法移开目光。

“嘻,和我正相反的女孩子吗?”她轻笑一声,朝这边走来,“能到这里的果真都是有趣的人。”

“黑色的头发。”她的手指绕上E的卷发。

“黑色的眼睛。”又掠过她的脸颊。

“黑色的裙子。”拉了拉她的裙摆。

“哎——我好像认识你的呢。”少女又笑了一声,“你也认识我的呢。”

什么?E感到疑惑,自己认识的人中,有这样的存在么?

“别说忘了呦,虽然我们没见过几次,可是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哦。你说过会再来看我的,然后我就一直一直等着。”少女交叠着手指,独自沉醉于回忆中,“你说你不愿待在这里,所以我告诉你出去的办法,结果,你到现在才回来。”

不,我不是回来,我是……

“现在你还好像不认识我一样……是遇见了别的朋友,所以忘了我吗?”

少女一副委屈的样子。

“这么喜欢那边的世界么?还不想回来么?”她拉起E的手,“既然我们是朋友,我还会帮你的。不过,有个条件。”

“哎……”E勉强挤出一个音。

“叫我的名字。证明你没有忘记我。”

名字?眼前少女的名字?自己明明连自己的名字都未曾记得。

“因为,我可没有忘记你的名字啊,艾蜜莉。”

艾蜜莉?艾蜜莉……

纷繁的记忆如同疯狂生长的树林,迅速涌现,密密匝匝。

茂密的森林,幽闭的孤塔,独处的少女,游荡的黑猫。

以及自己最后一次寻向那里时所遇见的

噩梦。

挣扎着从混乱的记忆的漩涡中抽身而出,E想着那个名字,轻声喃喃:

“艾莉斯。”

少女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十>

无边的黑暗中,耳边回响起艾莉斯最后的话语。

“想好喽,你想改变的过去。”

凯宾。

Rick。

扎克席兹。

我能够如此幸运地与你们再度相逢吗?

依旧是夜晚。冷风送来隐约的铃铛声。“叮零”。

虽然觉得是自己过于敏感,守墓人忍不住出门看了看,出乎意料地发现有人躺在墓地边上。

走进了,认出是E。她的手上不知何时挂上了一个金色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真是的……”他抱起女孩,向木屋走去。

E醒来时,看见木制的天花板,然后是床边坐着的Rick,和站在他身后一如既往微笑着的守墓人先生。

“太好了……”她自语。

在一句句的对话中,她慢慢了解了此时的事态。时间只是她离开之后一个星期,之前Rick从那些人手中成功逃脱,针对辛克莱特家的行动也尚未实施,一切都好。

唯一证明那段过去曾经存在的,是她手腕上的铃铛,有着深色的点点血痕。

只是——“扎克席兹呢?”

这个问题引得房间里的两人一愣,随机得到的是守墓人开玩笑似的回答:

“虽然E你失踪了一个星期又突然回来,布雷克他怎么说也是三年前就不见了呢。”

为什么这个过去,依旧没能改变?

平静的生活又过了几日,E央求守墓人先生让她出去走走,却依旧得到了“不行”这样的回答。

“投递信件那个工作,有Rick在帮你。”守墓人先生安慰她,“实在觉得闷,今天可请了客人来看你哦。”

客人?

午餐时间,答案揭晓。跟着守墓人先生把菜肴端上二楼房间的,是久违的骑士先生。

“凯宾!”

银发骑士假装为难地皱眉:“刚想说不要老是用‘先生’这样的尊称,你就抢先一步改了啊。”

“因为是朋友吧。”E不好意思地笑了。

“是,是。”凯宾笑着应道,“庆祝你回来的礼物,收下吧。”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糖罐子。

“我也要啦。”一直被挡在两个青年身后的辛克莱特小姐忍不住插话。

“下次吧,下次行不行?”凯宾忙回过头去哄她。

四个人一起度过了整个下午。

时光甜蜜,如同罐子中的糖果。

然而没有人意识到,这份美好会想糖果吃尽一般,仓促地奔向终结。

<十一>

日暮时分。

台阶上蔓延的血迹凝成深色。

死寂。

了无生息。

横七竖八的尸体。

凯宾唯一能做的,是赶紧捂住小姐的眼睛,叮嘱她不要看。

整个宅院已变作人间地狱。

闭眼仍浮现在眼前的惊心惨象。

自己只是离开了一个下午而已,往昔的一切就陡然崩塌,不复存在。

“凯宾,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小女孩向他一遍又一遍地发问,而他已失去了回答的勇气。

为什么,为什么侥幸躲开了这样的劫难。

以至于什么也不能做,仿佛苟且偷生般仍存活于世。

为什么,为什么最后一刻自己无法站在主人身边。

从隐觉忧患起日渐强烈的忠诚心,却败给了百密一疏。

他带着小姐,又匆匆回到了守墓人那里,向他说明了这一切。

没有惊动E。

凯宾已不知道,自己是该感谢她,还是怪罪于她。

上一秒还笑着说是朋友的人,下一秒便无法再去面对。

种种机缘巧合,就是命吧。

棺材整齐排列在阴冷的房间。尽可能委婉地向小姐道出主人的死讯后她就哭个不停,此时更是伏在棺材上抽泣。

凯宾不忍再看,转身想走出门去。

“呐,你别走,凯宾。”带着哭腔的声音绊住他的脚步,于是他回头。

“我不要啊,我…变成独自一人了……”

E再一次像当初那样陷入了沉默。

自己的愿望确实是实现了。

但,如果是以这样让凯宾深感负罪与自责的方式,是不是比杀了他更加残酷?

改变历史是正确的选择吗?

难道从此,就要和他像相交线一样,走过汇聚的那一点后,只得渐行渐远……

至少现在看来,她和凯宾是没有继续朋友关系的可能了。

而坏消息也远不止这一个。

与辛克莱特家族族人下葬同一天,Rick被自己的锁链带入了阿嵬茨。

同时,静立在主人墓前的凯宾,听到上空传来空间碎裂的声音。

恶魔在向他打招呼了。

“你想改变过去吗?”

<十二>

晴好的日光打在露天咖啡馆的遮阳伞上。

E抱着邮包在路边坐下。

这是她第几次停下脚步休息了?也说不清是像守墓人先生说的那样,身体还没有恢复的缘故,或是——

心已经累了。

这段时间中的起起落落。

失去与寻回的交替。

激烈的情感胜过不合时宜的酒。

无法迷醉那颗心,

只留下清醒的更为鲜明的疼痛。

夏日将要逝去,再也不会回来。

以为往昔的美好能重临此地,只是不曾想它的悲伤也一并再版。

听着身后悠闲地品尝着咖啡与阳光的人们琐碎的聊天,E借此来分散自己对过去的在意。

“很久没有听到‘恶魔之影’的消息了呢。”

“是啊,这个城市终于可以恢复安宁了么……”

“好像辛克莱特家族消失以后,就没有再出现过呢。”

“啊?你是说之前杀人的怪物,与他们家族有关吗?”

“喂,别说死人的坏话比较好吧。再说辛克莱特家的小姐还活着不是吗?这样背后议论人家家中的是非。”

“那个小女孩吗?这么小的孩子,能怎么样……”

“喂喂,听说了吗?昨天夜里街上又出现死相凄惨的尸体了!”

“胡说吧!又是‘恶魔之影’吗?”

“不是不是,听说是一个有着一双血红眼睛的男人,身后跟着一副惨白的铠甲。要知道,几十年前,像这样双眼血红的人,可是被称作‘罪祸之子’呢!”

“不会吧,那么晚上还是不能轻易出门了。”

“这个人,会不会比‘恶魔之影’还可怕?”

“红眼的亡灵……”

“唉?你说什么?”

“辛克莱特家那位小姐身边,以前不是跟着一位沉默寡言的骑士吗?我记得,他的眼睛就是血红色的。”

“……说的也是呢,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个人了,同样在那天被杀了么……”

“那还真是‘红眼的亡灵’呢……”

E猛然站起,往前跑去。

不,不要再听了。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样……

“那孩子怎么了?突然就跑掉了。”

“可能是刚才的话题吓到她了吧。”金发的侍应生微笑着放下茶点,“不用在意的。”

“也是,也是……”

侍应生转身离开,笑容立刻消失。是时候,让她见见厄里斯了吧。

这也是,自己最后能帮到她的了。



2012-08-20 首发百度潘朵拉之心吧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按爪w

自我介绍

千羽inari

Author:千羽inar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新浪:千羽_Bananice(3887286551)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此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过激涉推、奇人p。fgo天草推。TOR公明唯推。

链接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