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Words无言以对·file 2

File 2.不再回来的夏日·summer time gone


<五>

转眼,即使是没有明显分界的春夏季,也让人确确实实察觉到了季节的交替。

随着温度的不断上升,这个城市独特的夏夜祭也就拉开了帷幕。

城中心的街道人来人往,更显繁华,衬出夜色中寂静郊区的无奈。

凯宾坐在街边长椅上,望着熙熙攘攘的人潮。

今天是真正意义上的休假,可他却觉得无处可去。

除了主人家,对自己来说还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地方……面包店?好像忘记怎么走了……

“E,这边这边!”流浪孩子们也格外兴奋,彼此招呼着在街道中穿梭,女孩跟着同伴们往前跑,忽然发现还有一个人落在自己身后。

“Rick?怎么了?”

“没什么。”男孩的眼神有些闪烁,“有点累了,我想休息一会儿,你先去吧。”

“哦……”E再回头,伙伴们都已跑远了,摸索着往前寻找时,发现了路边银发黑衣的身影。

“晚上好,莱格纳特先生。”她跑去,也在长椅上坐下。

“唔,你好,E。”骑士先生转过头来,“今天挺漂亮的。”

E笑得眯了眼;“守墓人先生说夏夜祭一定要好好庆祝啊,所以借了好多东西给我。”她的裙子换成了透亮的水蓝色,凉鞋也是崭新的纯白,黑色的卷发似乎是终于打理过,轻轻别着两个金色的小蝴蝶结。完全看不出是终日待在街头的孩子。

“借?你们这么要好,他为什么不送你啊?”

“才不要呢,”E撇过头去,“还是我自己的黑裙子好,不用担心弄脏。”

“那,黑裙子是他送你的吗?”

“不是……”她低下头,玩弄着一如既往斜背在身上的小包,“不是他送的……”

凯宾敏感地发觉E似乎并不喜欢这个话题,于是试图谈点别的什么。

“那个包里……放的是什么?你好像很喜欢。”

“你猜。”E眨眨眼,神色有了几分得意。

“这……”凯宾没了主意,范围也太广了,从何猜起啊?

E神秘地一笑,将手伸进袋口,掏出一个糖罐子来。

“糖?”凯宾认出那和上次送给他的是同样一种。

“不对。”E掀开盖子,“你好,这是糖罐精灵艾蜜莉~”

她的右手中是一个古怪的玩偶,蓝色皮肤,金黄卷发,穿着粉色的裙子,配着同色的蝴蝶结。

“艾蜜莉啊……你好。”凯宾小心地握了握玩偶圆滚滚的手,发现原来这小小的玩偶里,还有活动的木头支架作支撑。

“很棒吧。”E浅浅一笑,“是非常重要的礼物哦。”

她把艾蜜莉放在膝上,定定地看着。

“是很重要的朋友送的吗?”

“嗯。”E没有抬头看他,“裙子和艾蜜莉都是他送给我的。但是,已经再也见不到他了。”

凯宾愣了愣,不过,同样是街头流浪的孩子的话,什么时候死去也不是什么罕事。

“在三年前,布雷克他,坠入了阿嵬茨。”

阿嵬茨?凯宾觉得听着耳熟,却记不起究竟是怎样一个存在。“那个‘布雷克’,是你朋友的名字吗?”

“是的。”E顿了顿,突然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如果莱格纳特先生有一天没在街上看到我,而是见到一个金色短发,紫色眼睛的男孩子,那大概就是他了。

“到那时,还麻烦您多关照他一点……

“请帮我记住他的名字吧——

“他叫,扎克席兹·布雷克。”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或许是不忍继续看着E忧伤得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的表情,凯宾冲她点了点头。

E再次浅浅一笑,仰头望向夏夜的星空。

到那时,到我追去那黑暗深渊之时,你就能,再一次见到这美丽的光芒了吧。

<六>

辛克莱特家族长上次的邀约似乎收效甚微。相对于四大公爵家来说,这个家族实在是衰落到了无足轻重的地步。即是说,若是有两三个略有权势的家族联合起来仇视敌对这一家,多数人是会明哲保身,持旁观态度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家族已经不存在了。而要从现实中彻底抹去它,也不过是再花一些时间,一点点蚕食他们的生存空间,又或者索性任它自生自灭罢了。

凯宾自然知晓这般残酷的事实,但自小就形成的忠诚心,决不会允许他在这种时刻逃避。他只是希望,这个家族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者那样,被时间所战胜;而不是在垂垂老矣时,被突如其来的重病顽疾夺走最后一口空气。至少,在他有生之年,能看着主人平安度过一生,看着小姐长大,披上嫁纱。

然而现实甚至远非他所想象的那么“好”。

辛克莱特家可能连病终的机会都没有。它的敌人已不屑为它再用任何手段,而是选择了最直接了当的方法——

谋杀。

傍晚,当凯宾站在久寻的面包店门前时,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火;火光;漫天的火光;漫天如夕照一般绝美而残忍的火光。

卡尔和维吉娜两人,还有店里的一些帮工,被一群人围在中间,站在街道上,眼睁睁地看着灾难发生,连求救都做不到。

“就算你们已经离开了那地方,也和他们脱不了干系。今天我就要让那群老东西知道,他们家会有什么下场!”

喊声穿过一条街,刺入他耳中。

“小家伙,你过来。”

凯宾向人群靠近,这才看清那个“小家伙”,脏兮兮的脸蛋显示他不过是个无依无靠的流浪孩子。为什么?那些趾高气昂的贵族们什么时候开始和这样的孩子打交道了?

男孩的身侧忽然涌起暗色的气旋,原本在远处观望的市民们此刻四散而逃,凯宾发觉仍站在原地的自己有些过于显眼了。

“喂!那边那家伙!你不逃么?还是说,你是来这伸张什么正义的?”

说完那人爆发出一阵大笑,明显在嘲讽他。

卡尔和维吉娜看见了他,都默不作声,示意他快点离开,别被卷入事端。

巨大的山羊出现在街道中。男孩拍拍它的蹄子,山羊低下头,犄角向前,发起了攻击。

“恶魔之影?!”

凯宾曾听说,这个城市有一只只在夜晚活动的怪物,已有数十人因它丧生,而据说那怪物的形象是一只山羊,与传说中撒旦创造的动物一致,所以人们称之为“恶魔之影”。

原本包围着店里的人的一圈人立刻散向街道两边,而店里的人因为被绳子捆绑了手脚,无法行动。

不,不能就这么看着。

火还在烧,灾难还在继续。

他冲上前去,打算解开那些绳子,救出自己曾经的朋友。

幻影般的山羊已在身前。

“White Queen!”

熟悉的清脆声音,女孩身着黑裙的声影闯入他和山羊之间,而她身前巨大的白色书影,将山羊的这次猛攻挡在了另一边。

“E?”他很是惊讶,她到底是做了什么?

女孩半转过身,手中捧着一本摊开是纯白的书,书脊上标记用的白色缎带在不知何处吹起的风中上下摇动。

“这边交给我,你还是去帮他们吧。”

凯宾依言去解那几人身上的绳索。站在街道两边的人见状跑上来阻拦,却一一败在他的剑下。

而为首的那一个,大概是不满于事态的突变,早已悄然离开了。

山羊的攻击在坚不可摧的书影前没了效果,最终停止。远远站着的男孩走近,好像想弄清是谁阻止了自己。

“E……”

被叫到名字的女孩看向他,不由一惊:“Rick?你也……”

Rick收起惊讶的神情,露出一个不合他的年纪,略显落寞的笑容。

“对于我们这样的孩子,确实,哪有不想改变的美好过去可言……”

他说完转身,渐浓的夜色吞没了那只巨大的山羊,连同他渐行渐远的背影。

<七>

经历了上次那样的事件,凯宾觉得自己迫切想找个能说明白这一切的人问个究竟。

“恶魔之影”、“White Queen”,还有上次E提到的“阿嵬茨”,到底是什么?

还没等到他想出合适的人选,就有乐意帮忙的人亲自登门的了。



金发青年绕过辛克莱特家的正门,走到边门停下。

这里是直接能见到侍从们的地方,也不必为了自己简单的造访理由惊动那些近日已惊慌不安的人们。

他按下门铃,如愿见到了银发红瞳的骑士。

“嗨,初次见面,莱格纳特先生,小生是位普普通通的守墓人,不知能否到您的房间小坐一会儿?”

守墓人?E口中的“守墓人先生”吗?这么想着他把对方领进了自己的房间。

“小生冒昧光临,其实只是想和E的‘骑士先生’分享一下小生做的茶点和新泡好的下午茶。”凯宾看着他从容地从篮子里取出杯子、茶壶、点心盒,煞有介事地在桌上摆好,“顺便聊聊最近发生在面包店的那件事。”

“啊?这……”

“别紧张嘛。最终没有什么伤亡的结局,已经是小生能预见的最好结局了。”守墓人优雅地一笑,“左不过,会当作偶发的火灾来平息事端吧。但要说严重嘛……”

他端起杯子呷了口茶。

“也可能会造成非常坏的后续呢。今后还请您为您的主人多加小心就是了。

“不过,骑士先生现在困扰的并不在这里,对吧?”

他拿起一片曲奇,示意凯宾尝尝。

“您关心的是那只山羊,那个男孩,那本书,还有E,是不是?”

“你怎么……”他几乎是冲口而出。

守墓人将食指竖在唇前:“没什么是小生不知道的。你既然好奇,听就是了,不必多问。”

“Goat和White Queen都是一种被称为‘锁链’的存在,它们具有强大的力量,来自一个叫做‘阿嵬茨’的地方。传说这个‘阿嵬茨’是罪无可赦者的监狱,但实际如何谁又知道呢。毕竟去了那里的人就没有再回来过。从那里出来的锁链会寻找某些人和它们签下契约,然后将他人的生命献祭给锁链,据说这样就能够改变历史,抹去那些人心中灰暗的过去。

“不过,应该还没有人成功过呢。

“几乎每个锁链都有杀人的能力和欲望。但White Queen似乎有些例外。它的能力是‘逆向记忆’,先知结果,再知过程,听起来像‘因果倒置’就是了。

“只要是锁链,都是你惹不起的。你还是先考虑自己的事吧。那两个小家伙的事,小生自会管的。”

凯宾想了想,点点头。

“很好,”守墓人似乎很满意他的反应,“给你一个小小的忠告,如果某一天,阿嵬茨的锁链向你打招呼的话,还是不要理会的好,它们啊,只会作虚假的承诺而已。”

他收拾了桌上的东西起身告辞,凯宾送他到门口。

“既然你是E的朋友,小生不妨提醒你一句,”将关门时,守墓人忽然说道,“不要徒劳地去阻止必然发生的事。你的忠诚心,也许未必是件好事。要知道——

“善良的愿望把人引导入地狱中去。”



他怔在原地,看着那耀眼的金发消失在转角。阳光晴朗,灿烂得异常,苍穹无云,湛蓝得如同虚假的布景,而阴影浓烈。



<八>

Rick最近也惹上了麻烦。

见到E站在辛克莱特家那边之后,他开始抗拒那些贵族的支配。那些人一面诅咒他的存在,一面希望重新得到他的帮助,近日对他紧追不舍。Rick不是没想过在晚上动手了结他们,可是一想到可能对刻印造成的影响,也只得罢休。

于是白天就不得不在逃跑中度过。

拐进昏暗的小巷,他终于甩脱那些猎犬一般追来的人们,刚喘着气调整好呼吸,身后响起了脚步声。

“Rick?”

他回头,是自己在意的那个女孩,于是默默将头扭开,盯着地面:“对不起。”

“哎?没关系。”E走到他近旁,“你也不想这样的吧。”

“嗯……对了,E……”他把手伸进口袋,摸索着什么。



“找到了!那天惹麻烦的女孩子也在!”

巷口忽然传来喊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跑吧!”他拉起E的手,往巷子另一端冲去。

巷子通向河边的小道,另有一人从桥上跳下,向他们追来。两人不得已转向左边,同样看见一人站在道中。

三人很快向他们靠拢。

E的身侧涌起暗色的气旋,无形的风压将三人逼在一个圈外。

“White Queen。”

纯白的书浮现于半空,飞速地翻动,带出“哗啦”的响声,然后稳稳的落在摊开的双手上。

“Dense fog。”

书本投下光亮的影子,随即四散开,化作迷雾,“往前跑吧。”她低声说。

身后是不绝的咒骂声。过了一会儿,甚至有一个人落入水中的声音。Rick和E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然而尚不及甩脱那些恼人的嗓音,E停下了脚步。

胸口……

指针……

就快要走到深渊的入口……



“E!”晃动的视线中,Rick反身回来,抱住了她。周身的浓雾同来时一般瞬间消散。

追来的人们看见了猎物,颇为愤怒地拔出枪来。

枪声响过,街道瞬间陷入寂静。

“喂,在这儿磨蹭什么,上头的大人要你们现在过去呢!”有个人跑来传话。

于是那几人丢下Rick和E,离开了。



“E?没事吧?”Rick松开手,问一同倒在地上的E。

女孩睁开眼,摇了摇头,却猛地发现了触目的鲜红。

“Rick?”

他在那一刻护着她扑向街边,还是没能快过子弹的速度。血从伤口汨汨流下,E想做点什么,却不知如何是好。Rick只是把手再次伸进口袋。E看着他,不敢再说话

最终,他伸出手来,原本就灰蒙蒙的,现在还沾了血迹的脸上露出笑容。

“送给你的。”

E摊开手,一只金色的铃铛落进她手心里,沾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带着熟悉的模样。

男孩闭上眼,倒向荒凉街道的尘土中,笑容仍在。

而E,终于能再次出声——

“哥哥……”



天色渐渐暗下来,她仍坐在那里。

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喊她的名字,却回不过神来。

守墓人先生从背后环抱住她:“对不起……早点来找你就好了……”

“出了什么事么?”E清醒过来,仰头问身后的人,“现在竟然还在街上。”

“啊……”他避开女孩的视线,很想转移个话题。

E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更坚决地问道:“不要以为我是小孩子好骗,到底出了什么事?”

守墓人沉默了许久:“……辛克莱特家出事了。”

“所以……”

“没有一个人活下来,整个家族连同所有的侍从,无一生还。真是惨烈的退场……”

E向后退了几步,忽然转身迅速地跑开了。

“E!回来!”

守墓人追了过去,只看见黑色的裙摆消失在小巷那端。

晚风清冷,金发扬起,抽得他脸颊发疼。

“……最近天气不太好呢……”



2012-08-17 首发百度潘朵拉之心吧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按爪w

自我介绍

千羽inari

Author:千羽inar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新浪:千羽_Bananice(3887286551)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此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过激涉推、奇人p。fgo天草推。TOR公明唯推。

链接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