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Words无言以对·file 1

主凯宾(……)。原创人物众多。原创女主有,自带CP。



<零>

-喂,喂喂……

这里是,睁眼闭眼所见如一的无光世界。

-告诉我,你的过去……

但其实还是有区别的。

-最想忘却的,想从历史中抹杀的过去。

睁眼是破败的、弃置不顾的、哀伤的、奇异的童话空间。

-就让全部的泪水,汇成海潮,将你淹没……

闭眼是过往的、无法修正的、痛苦的、恐惧的回忆时间。

-在苦涩的呼吸中,赐其以无名。

用最初的夸张扭曲的视角

-丑恶也罢,正义也罢的愿望……

放大这无光的世界。

-就让你的双手,为之而生

从黯淡的印记中

-就让你的眼瞳,为之而生

诞生磨灭不了的欲望的应力。

-就让你的心脏,为之而生

缺口。形变。双向。折裂。

-就让你的灵魂,为之而生。

支离了空间,破碎了时间

-迷失意识,直至化为利刃

最终,将你重临于,晨光照射之处。

File 1.彼时的门扉·where do I start?


<一>

夜。

报时的十下钟声的余音还在空气中轻漾。

唔……门限是十点半。这么想着,黑色披风的骑士下意识加快了脚步。街上已是行人寥落,浅灰的石板路上渐渐积起一层薄薄的纯白来。

下雪了么……

他抬头仰望深宝蓝的天空,即便是在夜里,细小的雪粒也好似闪着光的白点,缓缓飘向他血红色的眼瞳。不是说已经到春天了吗?他紧了紧披风,快步前行。

走过公园边上,忽然有个身影闯入了他的视线。

若不是雪落下来积在她黑色的衣裙和黑色的发丝上,还真难以发现夜色之中还有人存在。

黑色长卷发的女孩蜷缩在公园的长椅上。裙子的下摆垂落下来,兜住不少雪花。穿在一双破旧的黑色凉鞋中的脚冻得发红。虽然像是睡着了,脸上可全然没有安稳舒适的样子。双手环抱着自己,还在微微发抖,大概是体温已无法温暖自己。

哎,这样睡去的话,不至于冻死,少说也会生病的吧。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他一边向女孩走去,一边解下披风。到了长椅边,他轻轻掸去女孩身上的积雪,把披风盖在了她身上。

总会好一点吧。

他转身继续往前走。通情达理的主人一定能理解的。

时钟的指针,静默的旋转着。

翌日早晨,有门铃响起。

“请问有什么事吗……”应门的女仆看到门外的人,硬生生把本应有的敬语咽了回去。

门前台阶上的女孩穿着显得并不整洁干净的黑色长裙,尚不合适早春天气的似乎损坏多次的凉鞋,有着估计许久没有打理过的乱蓬蓬的长卷发。一望即知是在街上流浪的孩子。

“对不起打扰了。请问这件披风……”

路过门厅的银发红瞳的青年闻声转头看去,于是答话:“啊,是我的。”

“是您啊,万分感谢。”女孩深深鞠了一躬,将叠得整齐的披风递出。

“不用谢。”他淡淡地接过来。女仆立刻关上了门。

女孩独自站在厚重冰冷的大门前,静立良久。

纵是这样的地方,也有温情存在。

真有意思呢,辛克莱特家的骑士先生。

“守墓人先生在吗?能帮我在辛克莱特家附近找份工作吗?”墓地边木屋的门被推开,女孩探头走了进去。

“哦?大小姐的吩咐,小生当然会尽力去办的,”坐在桌边的金发青年抬起头,露出灿烂的笑容,“不过,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二>

青石板街道,翻涌的人潮。无休止的喧嚣,不停息的脚步。

显得格外悠闲的她走在人行道上,略一侧眼,就看到了那清冷的银发。

“骑士先生~”

因为尚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女孩只好笼统地唤着,穿过人群向那人走去。

“又见到你了。”不由分说拦下青年的去路,她把一个铁罐子举到他的眼前,“送给你的。”

刚刚采购归来的青年双手捧着大纸袋,一时不知道该答些什么,做些什么。还好女孩还在自顾自说着:

“这是我最喜欢的糖呦,最近找了份工作,努力攒钱买的。”

青年看着她把罐子放在耳边上下摇晃,听着糖和罐子碰撞的“当啷”声,一脸期待。然后女孩郑重地把糖罐放到胸前,双手递出。

“谢谢你那天照顾我,希望你会喜欢。”

直视着女孩澄澈的眼睛,他只好努力把东西靠在右手,空出左手接过礼物,准备接着往前走。

女孩自觉地让到一边,跟在他身旁似乎还有很多话想说。

“那天直接就被关在门外了。我本来还想好好谢谢你呢。不过这样也好,礼物更能体现心意嘛~

“把披风还给你之后,我就在努力准备礼物喽。工作是守墓人先生帮我找的,他是个奇怪但是很好的人呢。

“说起来,骑士先生,叫什么名字?”

他并不擅长和人交际,也就对女孩的话置若罔闻,听到这个问句一时没能反应。结果不知是脑中什么想法作祟,他信口接道:“你猜吧。”

“呜哇,骑士先生果真是个有趣的人!猜对有奖吗?”

他瞥了一眼女孩笑着扬起的脸,说了声“有”。

“嘿,别小看我们这些在街上跑的孩子哦。你先往前走,我去问出来。”

不是说猜么……他看着女孩跑远的身影,脸上竟浮出一丝浅笑。和小姐一样,挺可爱的呢。

不多时,女孩又出现在他身旁。

“辛克莱特家的红眼骑士,你叫莱格纳特,凯宾·莱格纳特。对不对?”

他点点头,“你想要什么?”

“糖!分我一颗就行啦。”女孩说完抢下他手中的罐子,顺势从他的右边绕到左边。然后麻利地拆开包装,掀开盖子,取出一颗糖来,又把罐子塞回他手里。

“作为交换,”女孩撕开糖的包装,“莱格纳特先生,叫我E就可以啦。”

“E?”好古怪的发音,他想象不出是怎样的拼法。

女孩见他微微皱了眉,忙解释道:“就是A、B、C、D、E,那个字母E啦。”

“哎……”他有些惊讶,这是什么名字啊,“我知道了。”

“那么,再见啦~”女孩冲他挥挥手,又一次跑远。

他收回视线,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走回到了辛克莱特家的门前。

有这样子的女孩陪着,好像时间和路程都轻易流逝,稍微有点,期待她所说的“再见”的下一次相遇呢。

他摇了摇糖罐子,笑了笑,走上了台阶。

<三>

“厄里斯,她好久没到这里来了呢。”不透光的逼仄房间中,金发青年从背后环抱着被称为“厄里斯”的男孩。

“是的。要具体时间吗?”男孩的声音淡漠,有几分木然。

“你真是……呐,要是她忘了这里,你会伤心吗?”

“不会。也不会高兴就是了。”

“你不会忘记的吧,可怜的厄里斯。”

“嗯,没有忘记的权利。”

“……说起来,E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啊……”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给她起的。因为是第五个。”

“呵,想起来了。”青年轻笑一声,“你七岁的时候?”

怀中的男孩这次没有再答话。

“……抱歉,不该问这个的。”金发青年起身,走出了房间。

与此同时,辛克莱特家最小的女儿,正兴奋地让女仆给她穿上小外套,梳理两边的小辫。

“出去拉出去啦~玩喽~”

不知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家中似乎再次惹上了麻烦,辛克莱特家的族长决定邀请一些特殊的客人到家中来,向他们寻求帮助。而被认为不宜参与其中的孩子们都得到了一天的假期,被允许在各自的侍从的陪同下出门自由活动。

凯宾隐约觉得事态有些不妙,但尚且年幼的小姐则为摆脱了每日的课程欢欣不已,急匆匆地往门口跑去。

“小姐小心一点!请慢一些!”黑衣骑士焦急的喊着,快步跟了上去。

女孩跑下一半台阶后,突然收住脚步,往前一指:“那个小姐姐!”

凯宾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移动视线,黑发黑裙的女孩半倚在辛克莱特家门前的邮箱上,仰头看着天空。早春的阳关洒下来,使得那个侧脸恍若一个略带忧伤的剪影。

出神间,小姐已经跑下了剩下一半台阶,拉了拉女孩的裙摆,她惊讶地低头一看,再了然地转头看向台阶,骑士先生正稳步下了台阶向她们走来。

“莱格纳特先生,今天休假吗?”E开口打招呼。

“啊,嗯,算是吧。”

“上次的糖果,味道怎么样?”

“唔……还不错。”虽然并不怎么喜欢甜食,那个糖果却让自己尝出了一种很怀念的味道。

被忽视的小女孩再次拽着E的裙摆,就要拉着她往前走:“别站在这儿说话啦,一起去玩嘛~”

E向她露出笑容:“你就是辛克莱特家的小姐喽。那么,谨遵小姐吩咐,我们出发吧。”她看看凯宾,后者摆出了一个有些无奈又带着宠爱的表情:“走吧。”

他现在想来,那是某段异常温馨而美好的记忆的开始。

虽然只是三人一起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但看着那两个小家伙似乎有些夸张了地笑着跑着,素来过于冷淡的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前面两个女孩子大概是忽然谈到了身后的这位,一起转头把目光聚焦过来。

“凯宾……笑起来很好看呢……”

“嗯,而且好温柔啊……”

即便原本就缺乏灿烂的色彩,可当岁月走过,这段时光任未褪色,暖意如旧。

在他心中某个温柔的角落。

无论名为凯宾·莱格纳特,或是扎克席兹·布雷克。

<四>

三人的脚步在一家颇为朴实的面包店前停下。

“看上去也许很平常,不过这里的面包味道绝对一流哦!”

E的脸上似乎是露出一种骄傲的神情,拉着辛克莱特小姐推门进去:“卡尔叔叔~维吉娜姐姐~我带客人来喽~”门上迎客的铃铛发出轻快的声音。

“哈,小E 呐。”柜台里的年轻女子笑着和女孩打了招呼,“上次那罐糖已经吃完了?”

“这你别问我,”E调皮地一笑,“得问他,那是给他的礼物。”女子的视线移向后方的青年,一时露出了讶异的神情。店堂后面传来中年男子的声音:“带朋友来了?真是难得啊,小E。”待走到柜台,也怔在了原地。

“卡尔先生……和维吉娜?你们……”凯宾显然也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他们。

那两人立刻现出惊喜的表情:“凯宾!真的是你啊。”

留下不明所以的E和小姐左看看右看看,等谁来做解释。

终于等到三人平静下来,E才有机会弄明原委。凯宾初到辛克莱特家的时候,恰好维吉娜被送来做帮工。两个初来乍到的孩子自然会要好起来。而卡尔当时是家中的厨师之一,维吉娜被带到他那里学习。比两人年纪长上十岁的卡尔,有时会偷偷做一些面包和糖果分给他们,三人就渐渐变成了朋友。不过后来凯宾作为莱格纳特家族的一员,被带到他父亲身边进行骑士的训练,三人见面的机会也就慢慢少去。再过几年,听说卡尔和维吉娜两人一同辞工离开了辛克莱特家,凯宾也就最终失去了这两个朋友。

“没想到你们还留在这座城市。”

“像我们这样的人,也没别的地方可去。至少这里生活多年,也算半个故乡了,哪舍得轻易离开。”卡尔抱起被忽视已久的小女孩,“来,小姐,您想要点什么?”E也笑着跑去向她介绍。

此间的气氛,如此欢欣、和睦、融洽。

凯宾恍惚间觉得自己之前从E的脸上看出的忧伤,只是受自己常年孤单的心情影响的错觉。

不然为什么纵是黑色,也显得如此明媚?

走出面包店,嘴里塞着糖果的小女孩不再兴奋地说东说西,行走的三人忽然都沉默了下来。钟声响起,掠过整条大街。

“啊,小姐,我们好像要错过回家的时间了。”

听清钟响猛然反应过来的凯宾一下严肃起来,没了方才悠闲的神色。

“赶时间吗?来不及的话,我带你们抄近路吧。”E提议道。

凯宾一手抱起小姐:“那就麻烦你了。”

“这边。”E三步两步跑到近旁一条小巷口,把头向巷子里一偏。

E轻车熟路地在街巷中穿梭,不多时,辛克莱特家的大门已在眼前。

“赶上了吗?”她转头问跟在身后的人。

“谢谢。”凯宾放下小女孩,冲她点点头,向门口的台阶走去。

“yo~princess!”耳边传来温柔又略带戏谑的声音。

不回头也知道是谁,E没好气地回道:“what a coincidence?”

身后的人向右一步走到她身边:“为了这个人么?我的大小姐。”

“别这么称呼我,守墓人先生!”E无奈地仰头去瞪他,对上金发青年那张好脾气地笑着的脸,也就没了生气的兴致。

守墓人把视线投向前方的宅邸:“能和大小姐交朋友的人,一定很有趣呢……小生真想见一见。”

在他耳侧被扎成一束的金发在风中微微扬起,飘飖成一个美丽的谜。




2012-08-14 首发百度潘朵拉之心吧
原创人物形象设定见原贴(1791420025)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按爪w

自我介绍

千羽inari

Author:千羽inar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新浪:千羽_Bananice(3887286551)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此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过激涉推、奇人p。fgo天草推。TOR公明唯推。

链接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