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向]何人生还·下

出现CP:清圆、卡艾、香亮、步雏乃火澄自行排列组合偏步火?

<鸣海圆>
听到广播声,她醒过来。头顶的天空浩荡,湛蓝如昨日,本该在身边的人却不见了。
那家伙……有早期的习惯吗?
这里算是空阔的平地,四周一览无余,藏人的地方也只有左手边那片树林。
穿着高跟鞋,她走得不快,然而不用等广播再次响起,她已经知道没有得到祝福的人是谁了。
明明是自己。
“这样很棒呢。”
“在永恒沉睡之前,能和你在一起再好不过了。”
想起昨天的对话,她不禁怀疑这个男人是否早已猜到了剧本,而且竟舍得再一次丢下自己,不辞而别。
冰冷的机器声在空间里弥漫开,她将自己淹没在泪水中,听不见一词一句。
眼看着再度回到眼前的人,又再度离去。
为什么?什么也做不到么?自己。
清隆会死在离他们昨天歇下的地方有一定距离的这里,是为了保护我吗?
那么,现在仍旧生存着自己,该做点什么?
眼泪止住,她看清了他的伤口:无比精准射在心口的该是子弹,是枪伤。
而自己得到的那张资料上清楚地写着,持有的武器为“手枪”是:
卡诺恩。
资料上还会显示那个人目前所在的位置,自己能够找得到。
她出奇冷静又或者说出奇疯狂地回到醒来的地方,拿起清隆留下的斧刃。
死在他的枪下又怎样。
她看了看资料,默默地往记忆中的方向走去。
[第七区已封闭,死亡人员:浅月香介。现在剩余人数 七人。时间 七时整]
[男子组5号 浅月香介 确认死亡。持有资料 十井郁夫 已销毁。死亡位置 第七区]
[禁区五:第三区。目前滞留人员:无。不过同样请各位小心]

<艾斯•拉塞佛德>
早晨刚来临没多久,他就发现身边的卡诺恩一脸凝重。
“怎么?”
卡诺恩把手递到他手里:“少了两发子弹。”
昨晚有人来过?
或者说更可怕的是来的人偷走了手枪,杀了人,还重新把枪还回来,竟使他们两人都没能发觉?
广播里清晰地传来了死亡名单上的两个名字。
“是想要栽赃吗?”卡诺恩显然心情好不起来,“能够知道是谁拿到我的资料的,也只可能是……”
“命定之人”。
再无话可说,面对这个敌人,现在还无从下手。再听到广播中说只剩余七个人,倒真有了一种紧迫感。浅月死在了禁区之中,那么,鸣海圆呢?
不多时,预想中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和预想不同的是,这个女人并没有声讨什么,哭喊什么,径自开始了攻击。他和卡诺恩各自退向一边,而她直冲目标而去。
卡诺恩试图解释些什么,但是她似乎毫不加以理睬,更确切的说,像是没听见。
很奇怪。不过在时之虚空中发生的一切就几乎没有正常过。
枪响,子弹只是擦过她的肩膀。
他知道卡诺恩并不想杀死她,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被理智所枷锁而不能够。
但是……这样只是在浪费机会吧,他敏感地察觉到,那女人不会就这样被阻止。这场争斗,只有两种结果,要么卡诺恩死,要么,她被杀死。
又是一声枪响,这次打在她的小腿。
血涌出来,她的速度丝毫不减,甚至没有露出一丝感到痛楚的表情。
这不对!
卡诺恩好像也发现了奇怪的地方,却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他不知自己哪来的决心,跑到卡诺恩身边,握住他的右手,瞬间扣下了扳机。
没有瞄准。
子弹精确地命中了心脏。
一切立刻浸入无声之中。

[女子组2号 鸣海圆 确认死亡。持有资料 卡诺恩•希尔贝鲁特 已销毁。死亡位置 第五区]

“只剩下鸣海和结崎,理绪,还有雨苗雪音了。”卡诺恩先开口,“四个人。”
“‘命定之人’会怎么走下一步棋呢……”他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第三区已封闭,死亡人员:无。现在剩余人数 六人。时间 七时三十分]
[禁区六:第五区。目前滞留人员:艾斯•拉塞佛德、雨苗雪音、卡诺恩•希尔贝鲁特。请于三十分钟内撤离。]

“看看往哪边?”卡诺恩听完广播,只得换了话题。
“雨苗在我们左边。往右走去第六区,会碰到理绪吧。”
最终两人一同往右方的小路上跑去。

<竹内理绪>
她知道“命定之人”是谁,但她无法说出那个名字。
因为她还知道,“时之虚空”最终的真相。
所有人都不会有希望。
所以她等在此处,想借助禁区杀死卡诺恩和艾斯。

不远的距离,三人沉默地对视着。

“理绪……”艾斯打破寂静,“是谁把你推下绝望的深渊……”
她闭眼,泪水随着镰刀砍落的轨迹飞出。绝不能,绝不能让你们也一样坠入那地狱之中。
卡诺恩和艾斯分别向两边闪开,她转向卡诺恩,再次挥出利刃。
不如就这样在虚假的现实中死去吧。
她近乎麻木地发动攻击。
痛苦就留给我承受吧。
弧线交错,试图封锁卡诺恩的退路。
恨就恨我一个人吧。
树林的阴影中隐约现出一个人影。她愣在原地。不可能,那个人,不是去了第二区那边……
“卡诺恩!”趁此间隙,两人绕过她撤出了第五区。

[第五区已封闭,死亡人员:无。现在剩余人数 六人。时间 八时整]
[禁区七:第四区。目前滞留人员:无。不过同样请各位小心]

她回过神,不再去考虑那个人的事。
卡诺恩注意到了她方才的视线,向那边转过头,表情微微变了变。
不行,不能说出那个名字。
敏捷地转身,她箭步上前。而还没有集中注意力的卡诺恩,在匆忙中向后退去,有些失了平衡。
就到此为止吧。因为痛苦她闭上眼。

刀锋撕开衣服的声音,划过身体的声音,刺耳。
血色的花开在半空。
银紫的发丝飘落。
“艾斯!”

闻声睁开眼,她看见卡诺恩怀中抱着重伤的少年。
明明下定了决心,见到事实时却无力承受。她松开镰刀,跪坐在地。
为什么……为什么要变成这样……
末日仿佛于此定格。

“艾斯……”
随着呼唤,少年缓缓睁开眼。
“好像……做了很不明智的事呢……”声音极轻,但在一片悄然中格外清晰。
“总觉得……你是躲不开的……”
“再一次……面对没有你的世界的话……做不到呢……”
“是不是有点……有点自私呢……”
他艰难地呼吸着,垂下眼帘。
不安的沉默,如同涟漪,一圈一圈漾开。
“再见了……”
艾斯再度睁开眼,凝视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艰难地露出微笑。
“……哥哥。”

[男子组2号 艾斯•拉塞佛德 确认死亡。持有资料 白长谷小夜子 已销毁。死亡位置 第六区]

<雨苗雪音>
她站在树林里,远远地看着那三个人,不作声。
像舞台下最忠实的观众。
冰冷的广播响起时,她眼前忽然又是当初那片火海。
生离死别。
姐姐,亲爱的姐姐,真正的雨苗雪音,化为灰烬,无法再见。
就这么保持着静立的姿势,她继续默默地看着。

少年向女孩抬起头,“理绪。”这大概是女孩的名字。
他将什么东西递给女孩,“我和艾斯,很早就知道‘命定之人’是谁。”
理绪看向他,有些诧异。
“现在,我大概也能猜到你是因为什么陷入绝境了。
“帮我带话给鸣海,
“我们不是输给‘命定之人’,而是输给‘时之虚空’。”
他半跪在已死的少年身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枪。
“抱歉,这最后一颗子弹,我要留给自己了。”
他的左手牵起少年的右手,然后扣下了扳机。

即使是死亡也不会把他们分开。

[男子组8号 卡诺恩•希尔贝鲁特 确认死亡。持有资料 鸣海清隆 已销毁。死亡位置 第六区]
广播声盖住了脚步声。直到那人走到理绪身前,雨苗才忽然意识到,这是一个不可能的存在。
“啊,原来真的有人可以看出‘真相’吗……”那人开口,于是理绪抬起头,映入眼中的是反射了阳光因而显得颇为晶莹的玻璃瓶。
“我给你三十分钟。”

这,就是真相了吧。雨苗深吸一口气。
“‘命定之人’是……”
[女子组6号 雨苗雪音 确认死亡。持有资料 水城火澄 已销毁。死亡位置 第六区]
[第四区已封闭,死亡人员:无。现在剩余人数 三人。时间 八时三十分]
[禁区八:第六区。目前滞留人员:竹内理绪。请与三十分钟内撤离]

<结崎雏乃>
听从鸣海君的意见,她跟着他来到了第二区的某处边界。
“理绪是可以相信的人,”鸣海这么说,“而且她现在可能需要我们的帮助。”
明明,鸣海、理绪和她,应该是这空间里剩下的最后三人了。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他是不会出错的吧。
当看到那个本该阳光可爱的女生向她跑来时,她吃了一惊。倒不是因为这家伙脚步如此慌乱却没有平地摔跤,而是她的脸色——
那是濒死之人的苍白。
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名字:“泽村史郎的毒药?怎么会……”
要杀死理绪的“命定之人”……是谁的亡灵?
理绪没有回答她,而是急切地转向鸣海:“卡诺恩要我带话给你。”

“我们不是输给‘命定之人’,而是输给‘时之虚空’。”

“还有……‘时之虚空’的‘真相’……”
“我知道。”鸣海打断她,“放心。你知道的,我都知道。”
“哎……”理绪愣了愣,“那么,这份地图的用处也就不大了……”
鸣海接过来打量了一番,“时之虚空”的区域分布是九宫格的样式,而且地图上还显示着代表每个人的黑点。

“我说,你们都知道什么了,就瞒着我一个人吗?”她听着那两人的对话,有些不满。
鸣海闻声转过来看向她:“有些事,不知道会比较幸福哦。”
说完温柔地笑笑,忽然将她抱在了怀里。
“自知救不了你,只好做这样的蠢事呐……”他在她耳边感叹。
“什么?”她有些不解。
“好像来的不是时候呢。”边界处又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她迅速抽身而出,同时拔出了作为武器的电击枪。
“嗞啦——”一声,空气发出悲鸣。
眼前是明艳的色彩,阳光的笑颜。“好久不见,辫子小姐。”
水城火澄平举着手臂,枪口前指。
鸣海伸出手臂,挡在她身前。
“没有用的,阿步。”火澄脸上的笑容消散成一种落寞的神情,“是‘魔弹射手’呢……”
他扣下扳机。
而她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痛楚从心口涌出,瞬间令她失去了意识。

“其实,我觉得北欧神话里有个名字挺适合它的——‘诸神的黄昏’。”

“不可能……卡诺恩说过,那是最后一发子弹……”理绪喃喃。
“恶魔的手枪嘛。”火澄不打算多做解释的样子,“三十分钟已经到了吧,理绪。”
女孩没有再说话。

[女子组7号 结崎雏乃 确认死亡。持有资料 泽村史郎 已销毁。死亡位置 第二区]
[女子组3号 竹内理绪 确认死亡。持有资料 关口伊万里 已销毁。死亡位置 第二区]

<鸣海步>
“德国的民间故事中,与恶魔定下契约的人,会获得七颗子弹。
“其中的六颗能依枪手所愿命中目标。是无论什么样的目标都能击中的魔法之枪与子弹。即便瞄准得有些漫不经心,也会自动修正轨道。
“但余下的最后一颗子弹——
“却并非遵从枪手的意愿,而是一击洞穿恶魔渴望命中的目标。
“若是叫做‘诸神的黄昏’,也是很贴切呢。”
他不紧不慢地讲述着这个故事,看着眼前的少年。
“‘魔弹射手’是韦伯依此所写歌剧的名字。你竟然会知道这么冷门的东西呢。”
火澄淡淡地答:“‘时之虚空’告诉我的。这里每一种‘武器’,都有其对应的特殊的‘能力’。像艾斯的地图,会显示每个人的位置。再比如泽村的毒药,可以人为控制生效的时间。”
“是。托这种‘能力’的福,我才知道了所谓的‘真相’。”
火澄的表情变得疑惑:“不是靠推理么?”。
他拿出了笔和那叠A4纸。
“抱歉,靠作弊。我的武器啊,‘能力’是只会记录下这个时空中的‘事实’。‘时之虚空’没告诉你吗?”
他指向其中空白的那一行。
“闲着无聊记了一下广播里宣布的规则,‘其他人则每人拥有一次指认‘命定之人’的机会,如果名字正确,游戏便立即中止’这条,写下来不久就消失了。
“开始没弄明白,尝试写了一些其他事情,也就摸到规律了。
“所以,试着去从不同角度否定这句话。然后找到了答案——
“任何人指认‘命定之人’,无论判断是对是错,都会立刻身亡。
“至始至终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他看着火澄,眼神在问对不对。
火澄点点头。
然后他又接着说道。
“刚才看了看地图,如果没猜错,雨苗就是因此而死吧?她验证了你不愿承认的事实,所以你给了理绪三十分钟这样宽裕的时间,让她到我这里来。
“你是希望以我活下来来结束这个游戏吗?”
火澄再次点点头。
这次他沉默了。火澄伸出手,拉他在草地上坐下。
“结束之前,也听我讲讲故事吧。”

<命定之人>
他松手把《圣经》丢下时,并不相信它能够杀人。
“不要小瞧精装本的重量和重力加速度。”那个声音仿佛在开一个古怪的玩笑。
白长谷小夜子死了,他拿起电波干扰器时有些恍惚。
“她什么都没有做。”好似不满,他自语。
“那又怎么样。你知道真相如何,想活到最后,这是你必须做的事。禁区的程序不是我控制的,你只能通过阻止电磁信号来逃脱。”
“那么,我可以拿这个去帮他们骗过那个程序喽。”他假装不经意地调侃,隐隐希望。
“游戏结束是由我宣布的。除非生命体征只剩下一个,我不会放你们走的。”
真是恶趣味呢,喜欢这样残忍的游戏。
他离开那里,用逃跑的速度。
但那个声音从始到终,如影随形。

雨苗出现在他身后时,他忽然希望她会像自己杀死野原那样将自己推下悬崖。
结果她只是说“你选择了杀死别人这条路么……”语气冷淡得像旁白。
“嗯,我绝望了。”他随口应道。
“我也这么想,”她说,“这次泽村还能阻止我吗……”
没等他说什么,她自顾自转身欲走。
“如果这次杀掉他的话,我也可以绝望了吧。”
那个声音促使他开口:“泽村现在在第三区,按你现在朝向的方向一直往前。关口和他在一起。”
雨苗没有回头,径直离去。

杀死清隆那个晚上,他用了清隆转交的那个胶带的“能力”。
它能够在一定范围内制造出具有特殊效用的空间,也就是“结界”。
那个声音指点着他,他才会巧合地在夜晚降临前从清隆那里拿到这件属于水城刃的武器。
借此他偷走了卡诺恩的手枪,并且开枪时能够不惊起他人。
而拥有手电的亮子会发现他,多少有点在意料之外。
手电所具有的“能力”,被光束照到的人无法离开光照的范围。
他只好选择开枪。
不希望被揭露,不希望去证明那个“真相”,不希望剩下的人中有人因他的名字而死。
然而,这也就意味着,将由他杀死更多的人。

他没有说谎。他绝望了。

<何人生还>
“还是我来说你的名字吧。”
“让恶魔独活世间只会天下大乱的。”
“虽说知道是‘真相’,还是想亲自验证一下。”
“别开玩笑,‘时之虚空’那家伙会乐疯的。”
“对了,火澄。禁区的程序是怎么识别身在禁区中的人是谁的?”
“这个……”

[最后的赢家,请告诉我你的姓名。我会为你恢复资料,让你重返生之界]
“我的名字是……
“鸣海步。”

时之虚空外的生之界,此时正是薄暮,灿烂的紫红色美得让人不禁想落下泪来。
“真是,‘诸神的黄昏’呢……”
出现在荒凉街道上的少年遥望天际,在夕照中站成剪影。
“这样算什么啊……
“这种景色你可看不到的……
“不过,还是和以前一样呢……阿步。”

FIN.


2012-08-12 首发推理之绊吧

设定补充说明:
1、区域交界处不封闭,而且可以八方向走,也就是可以横着、竖着、斜着走……
另外“时之虚空”是无限延伸的,大概就是这样:
618618618
753753753
492492492
618618618
753753753
492492492
一个接一个的九宫格。
2、结尾是火澄的自言自语。火澄以阿步的名义被恢复。也就是说身份外貌都是阿步,但主观意识是火澄。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按爪w

自我介绍

千羽inari

Author:千羽inar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新浪:千羽_Bananice(3887286551)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此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过激涉推、奇人p。fgo天草推。TOR公明唯推。

链接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