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向]何人生还·上

出现CP:清圆、卡艾

<广播>

  不知是哪一天。
  不知是谁。
  睁开眼所见的是无际的黑暗荒原。
  似乎是广播的声音,在疑虑初起时传入耳中。
  “各位,欢迎来到‘时之虚空’。”

“你们当中有从生之界被挑选来的,也有从死之界被挑选来的。但是进入‘时之虚空’,你们在原先世界的存在都会随之注销。而比赛的胜利者,将有机会重返生之界。”
  “而所谓比赛嘛,和生之界的‘大逃杀’类似。你们每个人都会获得一个背包,里面有生存必需品和一件各不相同的‘武器’——说是说‘武器’,也不保证有杀伤力——以及一张写着某个参赛者资料的电子卡。当你在比赛中‘死亡’时,你所拥有的资料卡上的信息会被销毁。”
  “‘时之虚空’一共分为九处场地。横穿一个区域大约需要1个小时左右,最长需要一个半小时。之所以强调时间,是因为从现在开始计时,每个小时我都会公布一个‘禁区’,并宣布目前滞留人员——鉴于你们可能并不清楚自己所在的区域——半小时后仍身处‘禁区’的参赛者将立刻‘死亡’。在区域的边界有提示性的路牌可以提供必要的指引。”
  “只有最后一个区域没有被列为‘禁区’时,游戏就进入尾声。只有杀死了其他所有人而唯一幸存的人。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不过呢,‘时之虚空’提供一项特别优待的规则,你们之中的某个人会被选为‘命定之人’。‘命定之人’将会获得与其他人不同的有利条件,更容易成为最后的赢家;而其他人则每人拥有一次指认‘命定之人’的机会,如果名字正确,游戏便立即中止。除‘命定之人’外,当前存活的参赛者,均可以重返生之界;相对的,如果名字错误,比赛继续,说出名字的人也会立刻‘死亡’。”
  “最后,每次被挑选来的生者和死者彼此之间都有关联,所以在此宣读一下参赛者名单——”
  “男子组 1号 鸣海步、2号 艾斯•拉塞佛德、3号 水城刃、4号 水城火澄、
5号 浅月香介、6号 鸣海清隆、7号 十井郁夫、8号 卡诺恩•希尔贝鲁特、9号 泽村史郎。”
“女子组 1号 白长谷小夜子、2号 鸣海圆、3号 竹内理绪、4号 土屋奇里绘、5号 野原瑞枝、6号 雨苗雪音、7号 结崎雏乃、8号 关口伊万里、9号 高町亮子。”
“编号和每个人初始所在的区域都是随机分配的,一开始见到谁都不要惊讶。”
  “怎么说,既是比赛,也不过是一场游戏吧。”
  “那么——Game start!”


<十井郁夫>

来到这种地方对自己有什么意义吗?睁开眼前他这样问自己。
生和死对自己来说还存在区别吗?睁开眼后他依旧如此想着。
  最后只能摇摇头,兀自叹气。
  “可菜……”
  “想去见她的话,我很乐意帮你个忙。”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野原!”
  他抓着背包迅速反身并向后退去。
  “啧……”有着漂亮长发的女生不满地将双手抱在胸前,“反正你也不想活下去了不是吗,而我可是很希望能回去那个世界呢。”
  银光闪过,野原一脚踏前,手中的长剑已直指他的脖颈。
  “或者说,你还想为她复仇么?”她的眼神从他脸上移开,看向他手中的背包,“是弓箭么?有那个本事再来杀死我一次吗?”
  复仇……复仇的人只有一次机会,自己哪还有这个勇气。不想再承担诅咒,不想杀人。
  那支箭早已铩羽而归。
  “但是……”他紧盯着眼前人,“不想死在你这种人手里。”
  “我这种?有什么区别呢?你的死不过是为最后的赢家铺下血红的台阶罢了。所有的后死者都是踩着你的尸体前进的,死在谁手里有什么区别?”
  是……没有区别。
  还想把自己的牺牲献祭给谁呢?
  眼前浮现的是旧日那张笑脸,齐刘海,清爽的短发,单纯而可爱。
  自己的生命明明已经随着有着“宗宫可菜”这个名字的女孩离开了。
  怎样死去已经不重要了。
  生或死已经没有区别。
  发起这个游戏的人,不过是要挑选恶魔重返人间。
  而自己……注定选择背离这种资格。
  “说再见吧。”
  他听见这最后一句。

[男子组7号 十井郁夫 确认死亡。持有资料 艾斯•拉塞佛德 已销毁。死亡位置 第一区]

  原来如此,这里是第一区啊。野原拿过十井留下的弓箭,朝某个方向走去。

<水城刃>

  两个人并排坐在草地上,气氛安谧,阳光静好,影子之间不过是一臂的距离。
  “好巧啊。”右手边那个男人先开了口,侧过头来和他打招呼,“您觉得呢?恶魔先生。”
  “呵……神先生还是会杀了我吗?”他顺着对方的语气说下去。
  鸣海清隆露出和从前一样玩世不恭的笑:“拖我们到‘时之虚空’的家伙,说不定比造物主会玩呢。”
  “嗯。”他随口应道,离开生之界太久,像这样坐在草地上,晒着太阳说着话,感觉很不真实,却也并不让他讨厌。
  “你觉得找出‘命定之人’的可能性大,还是只有一个人活下来的可能性大?”
  他没有接话,将时间留给了沉默的呼吸。
  “不管怎么样,我希望小火和阿步能留到最后呢。”清隆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他抬头看看那个当年小自己十多岁的男子,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好久不见呢……”
  “哈?”清隆又是一笑,接着向后倒去,仰躺在草地上,“谁啊?火澄?难不成是我?”
  他也向后躺倒,柔软的草叶簇在耳边,而头上那方过于湛蓝的天空只能眯着眼去打量。
  “好久不见……这样的世界呢。”
  耳边飘来调笑的声音:“你什么时候这么文艺了?这里可是‘时之虚空’,不是什么现实世界,之前你可从来没见过哦。”
  是,自己想念的,是那个回不去的生之界。真是,什么时候学会想念这种文艺的事了。
  不过,是回不去的世界呢。
  造物主赋予自己的使命已经终止了吧。
  破坏这个使命的,不是那边的神先生,不是另一个造物主,而是人类呢。人类永远信仰创造的神明而将破坏视为恶魔的暴行。
  过度的创造难道不会失衡吗?人类永远是这样,用杀死恶魔来毁灭“毁灭”,最终毁灭了自身。
  “想什么呢?”清隆闲不住似的问。
  “就算那些孩子是诅咒之子也未必能杀死神和恶魔吧。”
  “所以?”
  “不如我们弃权吧。和孩子们抢太没风度。”
  “弃权啊……在那之前我还有想见的人。不过,我不介意帮你一把。”
  “好啊。顺便,虽也无用,帮我把这个捎给火澄。”

   [男子组3号 水城刃 确认死亡。持有资料 竹内理绪 已销毁。死亡位置 第五区]

   会猜到是谁杀死了刃吗?清隆向前走出一段距离,直到看不见尸体,那么,在这里等一会儿好了,阿圆她会找到这里来吗?

<白长谷小夜子>

她带着有些惊慌的表情,慢慢地沿着一条路往前走。
   这样已经过了多久?在“时之虚空”里没有什么能正确显示时间,渐渐地就模糊了它的速度。
   还没有到公布第一个禁区的时候么?
刚想着,就听到冰冷的机器声。
[禁区一:第八区。目前滞留人员:白长谷小夜子、水城火澄。请于三十分钟内撤离。]
还真是糟糕的情况。
她没有多想,加快了脚步向前跑去。
跑着跑着,忽然感到了一种虚无。前方是哪里?后方又是哪里?仿佛自己人生,忘记了过去,也无从判断未来。
甚至……连自己是否真实存在着,也无从肯定。
“你和这里很合拍呢,可怜的小姐。”
大约是在树梢,传来一个人冷漠的嗓音,但是她看不见对方的身影。
“什么,意思……”所有的勇气只能够说出这样一句话,而没法无视那暗处的潜藏者继续逃跑。
“你的过去……你的未来……不都和这‘时之虚空’一样,是苍白的虚无呢。”
“不……不是的。”连否定都显出一种局促不安,她不知道还能够说些什么。
“你……你们所有人都不会有希望……那不过是虚幻之光。”
“不,不是的。一定有什么是真实的。”
“可怜的小姐,所谓‘时之虚空’,你管它叫真实吗?或者所谓‘上帝’,你管它叫真实吗?”
那人将右臂在空中平展开,然后把手一松,厚重的大书便直直向树下的少女砸去。他从容地从树上下来,用手抹去精装书本上的尘土和血迹,低头看向少女额上汨汨流出的鲜红。
阳光被树叶过滤,将重重的影子投在小夜子了无生息的身体上,远望,是一片晦暗的浓荫,照不透。
“你可以用《圣经》祈祷救赎,也可以用它夺走希望呢……”

[女子组1号 白长谷小夜子 确认死亡。持有资料 高町亮子 已销毁。死亡位置 第八区]

那人拿过小夜子背包中的“武器”,轻轻摇了摇头,向路的前方跑去。

[第八区已封闭,无人员死亡。现在剩余人数 十五人。时间 四时三十分]

止住脚步的人看着身后再也无法进入的区域喃喃:“闭上眼不去看了的人,才会得到幸福也不一定。”

<野原瑞枝>

她站上一处高高的断崖,辛辛苦苦爬到这儿来,是想找个视野比较开阔的地方。总要看看周围的情况再说。
自己刚刚从第一区的边界走到这第五区。
所以说,这些区域到底是按什么标准排列的啊……如果被宣布身在禁区,还真是会很麻烦呢,万一跑向的方向已经被禁区所包围……
风吹过,因为是高处,凉意也变作寒冷。说是“时之虚空”,感觉到是如此真实。
可菜靠上栏杆的那一刻,耳边是否也是这样,让人感到不祥的冷风?
她甩甩头发,什么不吉利的想法。
断崖下的砂石路上走来了人影,披肩的黑发,职业装,看着精明能干,却难掩小女人的气质。
啧,是那个警官啊。野原缓缓抽出一支箭。
谁叫你在这个时候出现呢。对自己来说,剩下的那十四个人都没有多大干系,所以多杀掉一个人,就多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命定之人”?那从来不是自己关心的选项。
她拉紧弓弦,熟练的瞄准,松手。箭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直冲崖下。箭尖在阳光下闪出一道耀眼的金属光,直指目标。
突然又不认识的男子从一旁现身,手中墨黑的斧刃利落地将箭削向地面。
可恶。她匆忙向后一退,不希望进入男子的视线。碍事的大人还真是多。
背后传来轻微的响动。
“谁!”她高喊着转身。
对面的人手中握着本该在她背包中的剩余的两支箭。
未及反应,那人抬手,猛地将箭前刺。野原本能地躲闪后退,竟被逼向了断崖边缘。
她想到这一点时为时已晚。
耳边是不祥的冷风。
眼前的阳光很耀眼,甚至盖过了天空的蓝。

[女子组5号 野原瑞枝 确认死亡。持有资料 浅月香介 已销毁。死亡位置 第五区]

断崖上的人忽然好似自言自语地开口:“有黄雀在后么?”

<卡诺恩•希尔贝鲁特>

他睁开眼时,看到的是分到同一区的鸣海。
这个人的话,即使有真正意义上的武器,也不用担心会立刻成为将被杀死的目标吧。两人互相点点头,各自查看起背包来。
在鸣海拿出一叠A4纸和一支笔,皱着眉头苦笑时,他拉了拉枪栓,伸直手臂试了试姿势。察觉到对方的视线,他笑:“挺趁手的,还真是优待我呢。”
“你不会是‘命定之人’吧?”听不出是疑问的语气或是单纯的陈述。
“如果选到我,我一定会严词拒绝啦~”他做了一个很夸张的手势,“因为‘命定之人’注定只能自己一个人活下来,没什么意思啊。”
“想去找拉塞佛德吗?”
“你呢?准备拿着纸笔这种东西乱走的话,死掉的几率很大哎。”他将背包甩上肩,把枪收进口袋,“要一起走么?”
“不用。手枪这种武器目标太大,子弹数也有限。不用担心我,神的胞弟不会倒霉到即刻出局的。”鸣海背起他的包,“你要是觉得一个人活下来很没意思,肯定会试图找出‘命定之人’吧。不过,这个规则,真有它看起来那么好吗?”
“是。比起其他规则,说出名字这条真是大发善心了。岂不是‘命定之人’碰巧很善良,自己说了自己的名字,剩下所有的人就都能获救了?”
“所以,还是小心一点,仔细考虑为好。”
“你想和我比赛谁先找到真相吗?”他半开玩笑地问。
已转过身准备离开的少年摇摇头:“能活下来就再好不过了。”
向着随意挑选的方向前行,只觉得“时之虚空”对于十八个人来说有点过于空阔,很难碰到一个人,更不用说,特别的某个人。他走了许久,也没有见到一个人影。
冰冷的广播时有响起,庆幸的是还未听到那个名字。
沿着路在树林中穿行,右手边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卡诺恩。”
他欣喜地转身,眼中倒映进那个黑衣银发的身影。
“嗯……好久不见,艾斯。”
“是……好久不见了。”



2012-07-06 首发推理之绊吧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按爪w

自我介绍

千羽inari

Author:千羽inar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新浪:千羽_Bananice(3887286551)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此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过激涉推、奇人p。fgo天草推。TOR公明唯推。

链接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