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エド无差]ヨモツヒラサカ伊賦夜坂

<食用说明>

·四十天前拖到现在已经烂掉了的突发梗。

·无法最大限度展现脑洞魅力的残次品。

·难得写双箭头,却几乎看不出来。

·极其异想天开的原作向,如有ooc十分抱歉,爱德视角。





从那个梦中醒来之后,他变得难以入睡。

不是意识明晰的失眠,而是抗拒沉睡的恐惧。时至今日,被破灭之光所煽动的D.D.和斋王都已各有结局,爱德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本就如噩梦般的过去在一切结束之后突然固执地每夜造访他的脑海。

虽然在他这个年纪还会害怕并非现实的区区梦境听起来有些可笑,他当然早就不是会因此跑去敲父亲房门的小孩子了。但是抵不过梦魇中的种种痕迹剥开皮肉、深入骨髓,无可否认到了令他心惊的地步。

他明明应该记不住分毫,却清楚得如同回忆。

继续阅读

[亮+爱德]只身一人的英雄

又很久没写了。确切说屯了一些不成形的脑洞和梗但是整理不出来。
打游戏更轻松啊(废人化)



※算是对最早那篇HERO的……扩展?

※亮视角,试着从亮的角度寻找箭头。

※对原作剧情有改动。

※写完感觉跑题了(??)



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天使从夜空降临。

随着清脆响声碎落的玻璃在少年身后展开,如同一双羽翼。

为什么?

虽然仅仅是仿佛错觉的刹那,亮瞥见的那张侧脸上凝固着如同苏生的死者一般可以抛却一切的决意。

难道,你也见过地狱了吗?

继续阅读

[亮爱]忏悔的果实(R18)

※标题来自■□眼镜。
※因为【剧透】这里的亮可能有点过于黑化有点怪……然后同样因为【剧透】显得爱德也有点ooc(叹气)。
※这么说来我写它也没啥意思……只是自己玩的梗总觉得该把坑填上。因为分开写可能不是很连贯。请多包涵,看过就忘吧。
※打开正文链接前请自觉确认符合年龄限制和口味。
※手○,道具play,SM。大概就是这些。



楼道里有限的灯光穿过半开的房门照进屋内,也只能勉强让人看清玄关的前半。
亮还没有回来?爱德摸索着按下门侧的开关,“啪”得亮起来的小巧精致的门灯将视野范围延伸到前方漆黑的过道口。
现在……应该还不到他会睡觉的时候。
一股奇异的味道,鸟儿般灵巧地向少年袭来,像是往甜点上最后淋上果酱一样将他浇了个透。铁锈……还是说,血腥味?总之令人作呕。
爱德皱着眉挥了挥手,仿佛这样就能驱散掉这危险的气息,重新看向前方时,却不再是熟悉的玄关。
……这是,哪里?
无意中忽略了自己为何身在此处这更为重大而至关紧要的问题。他踏出一步,好像本能知道自己就应该如此行动。
就只一步,周围的环境像是舞台幕布切换一样迅速地改变了。
明亮到刺眼的聚光灯刷刷照射下来,鼎沸的人声毫不留情地穿透耳膜。
“……胜者是——地狱凯撒,亮!!”
地下决斗场!?
缓缓睁开刚才被迫眯起的双眼,爱德清晰地看见铁丝网牢笼中有着骇人威严的银色巨龙前站着自己熟悉的黑色身影。
啊,这是亮……
“是我所诞生的那一刻。”
场内的亮忽然转过头直视着他,同时说出了他刚刚想到的那句话,脸上依然是面对对手时那种狰狞森冷的笑容,爱德没来由地觉得有几分害怕起来。
他后退了一步,背上传来同样冷冰冰的感觉。
什么……?
回过头却发现自己已经和亮一样身在决斗场中,后方除了铁丝网的栅栏没有多余的空地,而方才填满了所有昏暗角落的观众和工作人员,都仿佛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了。
“你不喜欢吗?”
“嗯?……等等!你干什么!?”
一次又一次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爱德的大脑来不及反应近乎死机,回过神自己的双手已经被近到身前的亮用金属扣拘束在了身后的栅栏上。
这些东西都是怎么冒出来的?
“你是喜欢的吧?”
“哈?你想说什么?”
亮没有答话,将看起来和他自己身上的伤害增幅装置一样的东西同样扣在了爱德的脖颈上。爱德试图过挣扎,但因为失去双手的行动力加上对方压倒性的手劲没能成功。
“毕竟这样的我,是你一手造成的啊。”
他看到亮做了个按下什么开关的手势,噼啪作响的电流立刻窜过全身。
“呃——呃啊——!!”
幸好这也只是短短几秒的事。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借此稍微平息了身体上的痛感。
“你……是谁?”
“我?我是亮啊。”
明明确实是日日相对自己熟识的脸,现在看起来却越来越陌生。
“不对!……亮不会……不是这样……”
“不是会这样拘泥于过去,想要向你复仇的人……吗?”
再一次听到对方一字不差地说出自己的心声,爱德几乎无法掩饰内心的慌乱。而最后补上的疑问的尾音,更是如同要剖开他的胸膛将心脏整个掏出来暴露在灯光之下一般。
“真的是这样吗?”
亮——现在他已经无暇怀疑这个人的身份,向他伸出手,捏住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直视着那双绿如深潭的眼睛,爱德觉得自己就要这么溺死在里面。
“你有信心看着我再说一遍?”
嘴唇徒劳地张开又闭上,没能发出一点声音。
手上的力道松了松,仅剩指尖缓缓从他的脸颊划下,沿着脖子,路过肩膀,最后停在胸前。
“心跳得很快呢。你在害怕什么?”
整个人被亮高出他一头的身躯迫在阴影之下,爱德甚至闭上了眼睛。
是啊……我在……害怕什么?
“你在害怕承认……害怕承认,就算认定亮并不会计较输给你和他落入地狱的关系,【而你自己却无法原谅自己】。”
亮俯下身,凑到他耳边,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因为我是你心中诞生的不会原谅你的那个凯撒亮啊。”
“……对,不起。”
十分勉强地从喉中挤出这几个字,他感到直指心口的指尖又开始向下移去。
“我想听的,可不止是这个。”

继续阅读

[ER/RE无差]星

·突发梗。突发快一个月估计都变味儿了←_←
·亮+爱德,有点偏爱亮……大概。
·因为是黑爱德诱拐(?)纯情少年(??)的故事。
·和原作是平行世界的超·我流源数剧情。
·ooc我尽量克制。存在话多且说话转三个弯的爱德和没啥气场的亮_(´_`」 ∠)_
·大体上算对话流。



无论是哪个季节,夜晚的风总有几分清冷。这点微凉的刺激现在对亮来说恰到好处,能让方才过载的大脑彻底从噩梦中醒来。
站在原地,他深深吸了口气。
已经结束了;斗兽场般的囚笼已经被撕开缺口,游走于四肢百骸的电流已经偃旗息鼓,扼住他的喉咙高举镰刀的死神已经找到了替罪之羊;一切都结束了。

就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也都结束了。

继续阅读

TILL DAWN

·拖了太久最后没参成企的童话paro。

·不过看了看我对童话paro的理解好像出了奇怪的偏差。

··姑且说一句(幾乎看不出來了的)童話原型:睡美人。

·驅魔師亮和吸血鬼愛德設定,左右無差。

·大概高能ooc預警,非常抱歉。亮採用白亮的人設。

·對吸血鬼和驅魔師的系統設定都沒什麼了解所以請當做本文原創設定來看。


*1*

到達宮殿深處的目的地時只剩下他自己一個人,這是亮沒有料到也不想面對的情況。

傳聞中,荊棘藤蔓守衛著的是沉睡百年的公主,然而從城堡外戒備森嚴到攻擊力令人吃驚的叢叢灌木推測,最好的結果也不過是他在這房間內看到一具尋常的枯骨。

——自然天是沒那麼好心隨他的愿的。

藍白雙色花紋交織裝飾的紗帳下,金髮少女閉著雙眼,神色安穩平和。

亮小心地俯下身去察看,一絲微弱的血腥味讓他及時躲開了對方手中的鋒芒。

“果然現實不是什麼童話故事。”

“是啊,說好的王子大人呢?”

從床上躍下的少女抬手摘掉假髮,短短的銀髮柔順地貼在耳後,

“我可不記得有給驅魔師發過邀請函啊?”

继续阅读

按爪w

自我介绍

千羽inari

Author:千羽inari
PixivID:10590535
twitter:@qianyu_amazing
新浪:千羽_Bananice(3887286551)
本命作:《推理之绊》、《潘朵拉之心》
产粮cp:spiral卡艾/艾卡,ygogx亮爱/爱亮
吃粮cp:刀剑乱舞鯰骨鯰,fafner总一总
此外:怪J spade中心爱好。es过激涉推、奇人p。fgo天草推。TOR公明唯推。

链接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